等待雨过天晴

东凯双担,再站楼诚五百年!

【all然】眾星拱月8

預警:ooc,文筆渣,無邏輯,三觀不正,清水無肉
就是個只想談戀愛,大家來搶李熏然的故事

愛然然的人物預警:季白、老譚、凌遠、平平、度度
有人告訴我雙箭頭才能打CP tag,不過我這篇的理想是每個都雙箭頭!

12月是被凱凱承包的月份
除了度度撩人,還有川川一槍一個,我的心中槍了!

蒸主發糖也是大事兒!讓我擼文到半夜還是這麼精神!
謝謝圈裡的大家不離不棄,站穩不晃!

-------------------------------------------------------------

就這樣連續幾天

譚宗明都抱著李熏然睡

是沒發生什麼事

但譚宗明本着到嘴邊的肉不吃,舔舔總可以吧!

每晚都找盡各種機會親幾下,摸幾把。

畢竟是走過花叢的人,知道什麼時候適可而止

他的親吻、他的撫摸都不會讓李熏然覺得不舒服

甚至還有點習慣了!

這天,譚宗明配合李熏然去吃他想了好久的麻辣火鍋

在路上李熏然就警覺地發現後面的車子一直跟著他們

與他們一樣停了火鍋店的停車場

人卻沒有下車

“譚大哥,我看魚要上鉤了!”

兩人交換了眼神後,再點了五盤頂級雪花牛,就繼續吃他們的麻辣火鍋。

心滿意足地吃完火鍋,譚宗明拉著李熏然的手走在街上消食

突然,李熏然把譚宗明拉進一個防火巷

示意他不要出聲

但李熏然低估了自己整個人貼在譚宗明身上的誘惑力

譚宗明沒忍住

就著李熏然往外看的脖頸啃

手也開始捏那小翹臀

李熏然專心地關注外面的動靜,只能有一下沒一下地推著譚宗明。

沒多久時間,六個壯漢手持球棒進到巷子內

“你們是誰?誰派你們來的?”
李熏然把譚宗明護在身後。

“不聽警告就是這種下場。”“打到你簽不了合同!”

因為防火巷太窄,壯漢無法並排攻擊李熏然,只能一個一個來。

“怎麼?譚總裁只敢躲在小男票後邊兒啊?警告你,你是鬥不過我們的!”

第四個壯漢倒下之後,他們看出李熏然身手不一般,原來譚宗明早有準備,他們便識時務地丟了球棒跑了。

“熏然,有沒有怎麼樣?”

“您看我像有事嗎?我都還沒打過癮他們就跑了,真是沒勁!”

李熏然兩手拍拍衣服上的皺褶,對著譚宗明燦爛一笑。

譚宗明報以好看的一字笑,然後陷入了沉思。

“安迪,有些事要先交代妳,………………。”

晚上譚宗明親自開著跑車載李熏然去山上看夜景,明天收購案結束也代表李熏然的任務結束,想藉美好的氣氛,留下小奶獅。

“熏然,經過這陣子的相處,我對你的心意,你應該清楚,你願意在我身邊,永遠跟我在一起嗎?”

“我?譚大哥……您……”

很快地,今天「當代明誠」就要決定賣給哪一個企業。

五間買家輪番上陣,提出收購價格、未來經營模式、以及股份的分配……等,撇開晟煊是裡面資金最雄厚的一家不說,安迪對數字的敏銳度與口才,其他四家根本望塵莫及,對方根本無須多做考慮,就欲與她簽約。

“今天譚總怎麼沒來啊?這麼大的事,一個姑娘說的算數嗎?我怎麼聽說譚總是不能來啦?”

一個塗著鮮紅色口紅,畫著紅色眼線的女人說到。

“妳的意思是?”賣家聽了這話有點動搖。

“譚總昨晚發生意外事故,車子摔下山啦!說不定晟煊就要倒了!我勸你還是賣給我汪氏集團吧,我保證不會棄你不顧。”

那女人說話聲音好聽,但說出來的話都如蛇蠍般惡毒,偏偏眼神還是看似單純無辜,讓人很難討厭。

“這消息是聽誰說的啊?”一個低沉有磁性的聲音響起。

“是聽……譚宗明!怎麼是你?”

“是啊!很遺憾妳的美夢都沒成真,警察在外面等著妳約談呢!我就不浪費妳時間了!如果汪氏倒了,我也會買下來,不會棄妳不顧!”

賣家見譚宗明現身也就不再猶豫,立刻跟譚宗明簽了約,剩下三家也摸摸鼻子離開了。

前一天晚上

“我?譚大哥……您……”

“我是認真的!”譚宗明直接抱住李熏然。

“不要相信他!”突然出現另外一人的聲音。

“三哥?”

“從一開始你接這個案子就是他的計謀,他處心積慮地接近你,就沒安好心!現在又讓人剪了車子的剎車線,不知道又要演哪一齣!”

“煞車線?!”李熏然跟譚宗明兩人異口同聲叫出聲。

李熏然推開了譚宗明,到車子的地方檢查,果然看到煞車線有被剪了三分之二的痕跡,留著的三分之一是為了讓他們能順利上山。

李熏然站在季白身邊,眼眶泛紅地瞪著譚宗明。

“熏然,你相信我,這事我也不知情,我承認你接這案子是因為我想接近你,但都是因為我在酒吧第一次見你就對你有好感,我絕不會拿你的安危開玩笑。收購案的事我也告訴安迪全權處理,無論對方出什麼招都不能退縮,我在我們倆的手機、襯衫、車上都裝了定位系統,安迪那邊可以查詢,都是為了以防萬一啊!”

“……三哥,我覺得譚大哥好像沒有說謊。”

“你就是太善良了!”季白也看出譚宗明沒有說謊,但他不想給情敵洗白的機會。

“這位先生,你知道車子的事情,還讓我們一路這樣開上來,你的居心更讓人懷疑吧!”譚宗明很快地恢復了談判技巧。

季白那晚被掛了電話後,就日趕夜趕地結了案,交代好後續工作就來找李熏然了,調查情敵也是重點工作之一,剛好讓他發現譚宗明的司機對著譚宗明的跑車剪煞車線,看起來還可以開一段路,他便派了人跟蹤司機,自己便尾隨譚宗明跟李熏然到了山上,看看譚宗明想做什麼,幸好讓他制止了,不然李熏然可能就被騙走了!

“喂~……好!知道了!”季白接了一通電話。

原來譚宗明的司機完事後去找了汪氏集團的秘書,兩人摟摟抱抱,看來是被使了美人計,三人討論後決定將計就計,把車子發動之後摔到山下,三人就搭季白的車回到警隊宿舍待一晚上,等著明天哪隻狐狸露出尾巴。

“譚大哥,那跑車……您會不會心疼啊?”

“不會,你在我身邊好好的,丟幾輛跑車都值得!”
看來小奶獅是心疼跑車了,哪個男人不愛跑車呢!不過譚宗明更愛美人兒!

“咳……譚總,輪您洗澡了,不過我跟熏然都沒大尺寸的衣服,您就委屈委屈當緊身衣穿。”

譚宗明瞪了季白一眼便拿著衣服洗澡去了

季白立刻拉李熏然的手把他往懷裡帶
“想我沒?”

李熏然紅了臉輕輕點了頭,季白趁勢就親上小嘴,然後在他嘴裡攻城掠地,直到浴室水聲停止,季白才放過李熏然。

譚宗明出浴室就看見小奶獅耳尖紅得滴血,嘴唇泛著水光還腫腫的,火就冒了上來。

“熏然,你的床是哪一張?咱們睡覺吧!”
譚宗明拉了李熏然的手,就要往床上爬。

“譚總,熏然跟我睡就可以了,我倆瘦,那張床您一人睡剛好。”
季白拉住李熏然的另一隻手。

兩個人誰也不放手,只好看著李熏然,要他做選擇!

“…………要不你們倆睡一張,我自己睡吧!”

“不行!”譚宗明跟季白難得意見一致。

結果只好把兩張床併在一起,李熏然睡中間,譚宗明跟季白一人一邊,講好各自領地,一人一半,不可越界,小小然列為禁地,不可觸碰。

李熏然從沒睡得這麼彆扭過,翻身是不行了,只能呈「大」字形睡,又被親得摸得受不了,便趴著把頭悶在枕頭下。

兩人見狀只好不再較勁,安分地牽著李熏然的手睡了。

tbc

我原本想讓譚李摔下山,用2v梗,又可以遇上凌遠,但太灑狗血了,臣妾做不到!也捨不得讓然然受傷!😂😂😂

三人美好的夜晚竟然什麼都沒做,真是太可惜了!

我為然然的第一次也是操碎了心!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