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雨过天晴

东凯双担,再站楼诚五百年!

心动的每一刻!❤️❤️❤️最好的他们!

Kellin:

【东凯】《天天向上》录制三周年纪念

 

2015.10.17 东凯在长沙住在同一酒店,一起出入,录制湖南卫视《天天向上》节目:金秋丰收 (播出时间:2015.11.6 )

其中各种高甜,尽在不言中,不多说,一起重温吧~

 

Ps. 图片来源见水印


太好看了!表白长夜太太!❤️❤️❤️

何堪最长夜:

【国粹拟人】【楼诚衍生】【古装与民国群像】十二风华鉴

宝宝尝尝看,你上回说想吃的番茄炒蛋!

两个可爱的大宝贝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纯净

❤️❤️❤️

【楼诚101】获奖结果公示

我竟然也有中奖的一天❤️纪念

表白公司❤️

楼诚影视文化公司:

是的我们没有倒闭


结果公布确实拖太久了,不过这也算是细水长流保证司宝隔一阵子就来冒个泡吧(强行挽尊)


以下这几位幸运的朋友将获得楼诚影业限量定制卡通帆布包!请本周内尽快私信给司宝你的地址哟:


 @胭脂雪冷 


 @Kellin 


 @等待雨过天晴 


 @浥回 


 @VIOLET❤ 




朋友们,我们下一个活动见!

❤️

素远suyuan333:

走到哪里都带上你的歌,听到你的动人之音!


Kellin:

【东凯】相约在米兰 (素远太太作品)

 

素远太太的新作,东哥與歌手凯一起至米蘭囉~

※ 图片作者:@素远suyuan333,请大家关注素远太太微博账号:@suyuan333

 

p.s喜欢自右。基于尊重,转载或使用请注明图片作者。

东凯语录

❤️

诚知此事非:

🍻


麋角为萤:



整理了部分东凯采访/专访中说过的话




方便写文找梗  按时间顺序  不定期更新




真的是两个特别 特别好的人
























靳东:











我喜欢水到渠成,轻松的、自然的走一条路。你如果告诉我什么事是一定、必须做好的,恰恰相反我就一定做不好。




好在,我还是个善于思考总结的人。我知道,我很怕一生沿着一条线走,我应该去尝试各种不同的活法。








——2012.12《影视圈》























这个行业需要一些人来坚守,在这个过程中,一边看也要一边检讨自己,就像一个杯子,从不同角度看它有不通侧面。现实生活中,在戏剧舞台,只要我站在上面,这个舞台就是我的。








我始终认为,无论是电影还是话剧,都应该有一种责任感。演员更是如此,要用作品传达一种思想。如果一个演员演出的作品让人看完以后感觉索然无味,不知道他要表达什么,呈现什么,就太没有意义了。








人的生命很短,我希望能在我有限的时间里,在精力充沛的时候,尽可能地去做一些对社会,对我们生活的这块土地有意义、有贡献的事情。








——2013.01《时尚北京》




















我是一个职业的演员,这是我的工作,是一个非常神圣的职业,我觉得严肃都不足以代表这个,不允许任何人来亵渎。 








蔺晨他是一个心性洒脱不受世俗拘束的人,能洞悉世事但毫无名利之心,活得自在,活得明白。同时也是个很重情义的人,他的世界观价值观在一定程度上跟我有相似之处。








——2015.07《时尚北京》




















我觉得男人毕竟还是应该像一个男人,他起码应该有担当有责任。综合这两点,我所选择的角色,不管这个剧本是否赋予了这个角色担当和责任,我也会在我的表演和台词里把它带出来。有时候甚至都不完全由我控制,比如说明楼的很多动作都不是我自己能控制的了的。我在思考,明楼也在思考,那个界于理性和感性的度有时候是不受控的。








——2015.09《花痴堂》




















我觉得戏剧学院教会给我们的一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观察生活,伴随一生的。所以我到今天还记得我的老师,我的院长,我们的先生告诉我们说,“你们将来有的人也许会被所有人追捧,会被很多观众热议,但是我仍然希望你们能够永远记住这一句话:希望你们在人群当中,能够躲在一个角落里,去观察别人,而不要成为被别人观察的对象。”








我觉得任何一个人物角色如果没有情感,它都是失败的。不管你把这个电影或电视剧拍得多么的绚丽,它都是失败的,它就是一个空壳而已。对于文字也是一样。逐渐把它去简化,简化到一个(没有情感),它会影响你写字的一个态度。我觉得写字的态度,跟为人的态度也是相关联的。每个人都在用最最潦草的一个方式做事情,你可以把你身边的每一件事情都轻而易举,一笔带过,我觉得这个态度是有问题的。我始终觉得不管做任何事情,态度跟能力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所以对文字这个事情,我一直特别坚持。












Q:大家都说做演员,外形是非常重要的。你那个时候对自己的外形有什么样的评价?你觉得自己长得很帅吗?




A:我们那个年代没有人说谁有多帅啊。那个年代好像都说“这小孩儿长得挺好看的”,会是那样的一个形容方式。那个时候大家都在街上打架。那个时代,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叫“照眼儿”的时代,就是这边十几个人,那边十几个人,如果彼此的眼神有一个交流,如果没有超过五秒,还OK,就只是看了一眼。如果超过五秒,那这就要去打一架了。所以我们称之为“照眼儿”。








Q:你上学的时候是属于经常和别人打架,经常和别人“照眼儿”的学生吗?




A:我觉得那整个时代都是那样吧。好像不打架的孩子很少。








Q:有那种班里学习好的,不跟别人打架,家长特省心的孩子吧?




A:我觉得那些特别老实的孩子,要么是书呆子,要么……我也没觉得学习好到哪儿去。在我们隔三差五出去跟人打架的时候,我们这些人的学习成绩也都是极其突出的,极其优秀的。真的真的,什么都没耽误。我觉得不管是智商情商,当然那会儿没这个说法,就是思维快速运转,跳跃性比较强的人,往往能够兼顾几方面。那时候我们就觉得这有什么好学的?这些死的课本里的东西需要你来告诉我么?我有六个答案,为什么你非要让我说只有这一个是对的?所以在那个时候,本身就是叛逆抗拒,再加上也处在那个年龄段,青春期,无处释放,然后就出去打架……所以那个时候有很多种想法,最后可能汇在一起,觉得电影电视剧这种载体能够往外传递自己想说的一些东西。那个时候其实很幼稚,但会觉得“幼稚又怎样?”。








——2015.09《星光满天》




















我比较喜欢黑色幽默,不管是莎士比亚,契科夫,萨特,甚至布莱西特。世界上有两大表演类别,体验派和表现派,我走过欧洲很多城市,看了很多话剧,真正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戏剧,百分之八九十都是悲剧,一直延续到今天,还在被欧洲很多人喜欢,为什么?我经常讲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人活这一世,绝大多数都是苦难多余快乐的。而在现实生活中,我把我的日子力所能及的过的快乐一些,而这个快乐来自于我的家人,他们快乐了我就很幸福。那么喜剧呢?当然不排斥,我一定会拍一部喜剧。但是我坚信,如果有一天我去接演一部喜剧的角色,一定也会让你饱含着泪水去笑。








我希望能在60岁的时候,我们回忆,原来我们拍过这样的片子,还拍过那样的片子。








我很固执的往我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向在我迈进,不管快慢,不管早晚,我都会坚定不移的往前走,起码这是我在经过了几十种路,用排除法留下的一条我自己认为积极的路,这或多或少会让人觉得固执,我觉得我还有一个值得骄傲的地方就是我从来不去解释,我觉得解释毫无意义,我觉得懂我的人不需要解释。








——2015.10《金牌经纪人》




















Q:最难忘的对北京秋天的印记是什么?




A:比如说六环路边,墙上会爬一些枫叶或叶子,有红的,黄的。你能感受到每片叶子,在阳光照耀中投射出的斑驳。你会想,它曾经那么的生命力十足,是北方的那种绿,感觉一掐真的能掐出汁来。可是它变红了,变黄了,它要开始落了,风一刮就掉了。








Q:既然你对节气那么敏感,还记得第一天走进中戏的校园,天气怎么样吗?




A: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暴晒。8月31号到学校报道,好像9点多钟就开始特别热了。我在胡同口吃了个早点,然后就提着行李去学校了。那一刻我告诉自己,要记住那一刻的感受。我背着自己的包,拖着箱子,坐了整整一夜的火车来到了北京。还在戏剧学院很老的大门那儿站了好大会儿。我还记得后面来个高高瘦瘦的学生,叫李光洁,说,哎,哥,你哪个班的。我相信被录取进来的这些孩子们,内心应该都差不多吧。进了校门东看看,西看看,也摸不着北。把行李寄存后,就直接被扔上了校车,那时候竟然还有点失望,宿舍也不给进,就直接给拉到昌平去军训了。








Q:那毕业离开学校那天的情景还记得吗?




A:那时候也很热,一直下雨。我记得同学都回宿舍了,我一个人穿了件防雨的东西,就站在操场上。那是晚上,大概有十一二点钟了,雨也很大,所有的窗户也都熄了灯。但我就站在那儿看,那是谁的宿舍,谁的宿舍,也不想回去,就是淋雨。








——2015.10《北京青年周刊》




















王凯是我的小师弟,我毕业之后他才进的中央戏剧学院。他很努力,在这个戏里面呈现出来的也很沉稳。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一直不停地在交流。他在这个戏里是我的一个从属,更重要的是他是我的一个释放口,我的一个倾听者。所有人都不知道我的身份,只有他知道。王凯在这个戏里头表现得挺棒的,我也一直跟他说,师出同门,也希望他在方方面面上都能更加优秀。








——2015.11《LADY》




















比如像王凯,然后他们都说,我们拍一个戏,差不多到了一个月之后,生活当中他也经常跟我聊,他说我们来之前都挺害怕你的,他说身边很多人都说,反正跟他合作你要小心,可能他会翻脸、可能会急,而你要比如准备的不充分等等,但是后来发现挺好的。我觉得生活当中可能跟工作还是不一样吧,我不希望当我把每一场戏,甚至每一句台词都,就是准备的很充分的情况下,站在我对面这个人是根本没有准备的。








——2015.12《新闻当事人》




















Q:“老干部”怎么看待“小鲜肉”,认为出名要趁早吗?




A:“小鲜肉”,谁没“小鲜肉”过?只不过我“小鲜肉”的那个年龄段没有这个词汇。在年龄很小的时候,我特别爱装老大,我说装老大是在戏里,在23、24岁的时候,我想我要演特别沉重、沉稳、老到等诸如此类的词,其实事实上我认为,读书的时候你就好好读书,我跟我的外甥也经常说,这个不要想,不要商量,你现在不要做25岁的事情。挺好的,《伪装者》能得到这么多人的认可,而我在这个时期,能以这么平和,并且很真实的心态做自己,这是我最开心的事情。












Q:相较于流行文化,更喜欢传统文化吗?




A:我从来没有刻意去喜欢某种文化,我只是力所能及地做好我自己。家人问过我,靳东,你所从事的这个行业,能给人们带来什么?我说其实它的功效性并不大,有一些影响是潜移默化的,这些潜移默化看上去不大,它又特别大,可能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我向这些为数不多的喜欢我的人来讲,我能传递的是对情感的认知,这可能是我当前唯一做的一些被称之为贡献的东西。那么今后呢,我也会改变,至少让人觉得,靳东这个人不是铁板一块,起码要开朗,起码要率真,这是不可变的。












——2015.12《上海电视周刊》




















怎么说呢,我很执拗地、固执地往我想要的这条路上在迈进,不管快慢,不管早晚,不管快乐还是悲伤,不管是遍体鳞伤还是昂扬阔步,都会坚定不移地迈进,任何人也阻拦不了我。








——2015.12《ELLE》




















父亲以前当兵在海边,他说每次吹口琴都会有点儿哀愁,可能是乡愁,我小的时候对这个感觉印象特别深,还有就是他当兵的时候总是吃海带,现在也闻不了海带的味道。








我曾经跟我朋友开玩笑说,我这一生最受不了的就是从情感上伤害我,我特别相信感情,无论是亲情、友情、爱情或者其他任何感情,遇到感情的问题,我甚至不愿意花时间和脑力去客观审视,我就相信这个,我知道情是很容易碎掉的,可越是容易碎掉,越是很难奢求的东西,得到了才会更珍惜——就像我相信一切可以是美好的。








“对,就像逍遥骑士。”








——2016.01《VOGUE》




















每接拍一部戏,我都思考它传递的意义是什么,社会价值何在? 这些对我很重要。如果只是赚钱,我宁愿选择拒绝,哪怕再高的价格,学会拒绝是门学问,太多的人因不会拒绝而吃苦头。我认为世界上没有天才 ,就是在于你是否勤于思考罢了 。我们不能拓宽生命的长度,但可以扩大生命的宽度。




生活久了的城市就是你最眷恋的城市。很多人都诟病北京的交通拥堵、物价高、房价贵、空气质量差。有时,我也会调侃。但每次离开北京一两个月都想念这座城市。我在北京生活了快20年,无论喜欢与不喜欢,它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2016.03《So Figaro》




















戏剧关乎信仰和灵魂,我始终保持敬畏。




中国的戏剧还处在一个杂乱无章的时代,远远没有复兴。








曹禺先生说过“百无一用方达生”。在今天这个时代,所有人都在,唯独理想主义的方达生不在了。我们在讨论剧本时,曾经聊到,今天,银行家、资本家、陈白露这些角色有,饿死的人也有,但方达生没了:这个社会越来越现实。








——2016.03《澎湃新闻》























我一直希望也是钟爱的,就是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有点品质,而且我希望活着的力所能及的每一天,每一个钟头,都有点情怀。








——2016.06《GQ智族》























人活到四十岁,不会对任何人卑躬屈膝,不会因为对方所谓的社会地位比你高,而让自己低头。








闭了眼睛只能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睡着了,另一种是死了。第一,我没死,还活着;第二,我没法用睡着了的方式去做一件事情,我做不到。








人这一辈子,唯一不能丢的就是骨气。我曾开玩笑,如果哪一天我妥协了,即便没有了气节,我还有节气嘛!但真的,我觉得不要去做。








——2016.12《南方都市报》























在那种情况下,尤其自己独处的空间,一个孤苦伶仃的病房,就会特别沮丧,因为你丧失了行动能力,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很煎熬。拍这部戏让我见识了自己体能的上限,精神承受压力的上限,不堪回首。








我是不肯示弱的男人,不肯向自己示弱,不允许拍一个特别烂的戏。








——2016.12《京华时报》




























王凯:








就像只动物,到了陌生的环境,面对一帮陌生的群体,它会去试探和观望。人也是一样。








我经常躺在床上,灯一关,睡不着,就跟自己聊天。有的时候是在心里聊,有的时候会说出来。扮演个开导自己的角色就好。这一切都是基于,自己的消化能力跟排解能力还是比较强。








从离开老家到北京,考上了戏剧学院,是我最叛逆的阶段。别人说什么我都听不进去,包括父母。只有一根筋,就是我要为梦想搏一次,哪怕失败,但至少我尝试过,不会后悔。








成名前,想吃什么、去哪儿、跟谁见面,都不用躲躲闪闪。成名后,他的生活空间越来越小。去年的一次采访中,他回忆自己戴着口罩和帽子,路过一家家热气腾腾的小店。“烤串、米线、米粉,看见朋友围坐在一起聊天吃饭,我就想,可能这样的生活离我越来越远,不能再几个好友随便下馆子,吃烤串、喝啤酒了。”他声音低下来:“我有一种莫名的小失落。”








有值得的,也有不值得的。但是没办法,人就是活在矛盾中,你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鱼跟熊掌不可兼得。








——2016.10《新京报》




















最怕别人因为我的戏不好而瞧不起我,这是最无地自容、最抬不起头的事儿。








如今,他开始期待偶尔偷偷出去逛个街、唱个歌,他开始试探,看自己的生活空间还能有多大,“比如昨晚就偷偷出去逛了个街,虽然也被人认出来了,但我觉得还行啊,往后再找几次机会去试试。”




“我总归是个人啊,不能每天除了家里就是酒店,去哪儿都不能踏踏实实看一眼,踏踏实实走一段路,那我还活着干嘛。”








Q男孩子讲荤段子是成长中必经的过程么?




A肯定啊,那当然啊!所以干嘛把过去搞得干干净净,像个什么都没有的人,太不真实了。








Q最让你高兴和最让你不高兴的一句评论分别是什么?




A最高兴的是,好喜欢你啊,最不开心的是,好不喜欢你啊。








——2016.10《南都全娱乐》




















我想演一点鲜活一点的形象,再更接地气。我想演一个民工,我想演一个那种,身上脏兮兮的,然后每天在那种漫天的灰尘里工作,然后可能吃饭都是蹲在地上吃,都没有个桌子。








——2016.11《金星秀》












Q:如果让你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给我们介绍一下王凯,你会怎么介绍?




A:王凯是一个好人。刚才我说我是一个很没个性的好人。我真的想不出来,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一个人了,没有什么特别了,只是因为我从事的这个职业让大家觉得我很特别,但是没有什么不一样,只是每个人干的各自的工作不一样而已。








——2016.11《腾讯视频》




















我一点都不闷骚,比较热烈和直接。




我特别容易想得开,就是我可能今天很烦恼,但睡一觉起来第二天就忘了。








——2016.11《网易娱乐专稿》




















范川人物性格上还是有点,怎么说,有一点清高,然后还有一点小嘚瑟,对。其实范川这个人物他有时候嘴也挺毒的,他就是说话也不留情面什么的,对。我自从三哥演完之后,我发现我这个人变得越来越容易怼人家了,对。我觉得还是有那么一些相似的地方的。








我的喜跟他们的喜不太一样。他们的喜,你们看就知道了,我可能有的时候更多的是一种冷幽默。








——2016.12《网易娱乐专稿》




















“一切都是经历。”




本来在中国面临的题材选择就不是很多。这是一个大环境。但是话又说回来,其实这就是一场游戏,你懂不懂游戏规则,你在这个游戏规则中如何才能生存得更好,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2016.12《澎拜新闻》




















其实有的想法,我特别单纯特别傻,后来我回过头来在这想,其实有的时候,我能够走到今天,也许就是这股傻劲吧。








本来从一无所有开始的。我觉得这个山顶,只有那么小的地方,容不下那么多人。待会下来得了,该别人上去了。所以要想好来时的路,就会知道走的时候该怎么走。








——2017.1《面对面》




















Q:你对年龄敏感吗?




A:不敏感,我对年龄、对身高、对体重都不敏感。就像我天生方向感不好,这是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我从小到大就是,比如一个人大概有多高,有多少岁,别人可以预估,但我是猜不出来的。








Q:三十岁前后是你转变最大的时候吗?




A:会有慢慢转变,会发现一年比一年不一样。想法呀,看待事物的一些角度呀,眼界呀,都会跟三十岁前一年有变化。








Q:你三十岁前还挺不急不缓的啊?




A:对,因为我不愁吃不愁喝,我饿不死,我冻不着,我有地儿住,我能够生存下去,就不着急了。所以当时说实话没有想特别多,因为我总是觉得,人在做天在看,你如果真的是很用心地去完成你的工作,会有人看到这些东西的。








Q:演员一般都爱观察身边的人,你呢?




A:恩,特别喜欢观察。就是会老观察我身边的这些工作人员,他们的一些小癖好啊,惯性的动作或者语言啊。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悄悄地默默地。




——2017.02《红秀》






























虽然不想这样说
但有些人粉上某cp就没了脑子吗?

顶着楼诚及其衍生本宣这个名字
宣传lw、wl本

再开个号有这么难吗?

❤️

素远suyuan333:

东凯k档案局👍🏻

Kellin:

【东凯】历史上的九月九日

 

一直很想整理东凯历史上的今天。

今天是东凯《情丝绕》三周年纪念,兹将东凯自2005-2018历年来的9月9日东凯大事记整理如下:

 

2005年9月此时 → JD:青岛拍摄《深情密码》胡汉新

2006年9月9日 → KK:电视剧《寒秋》成都电视台15频道首播!

2006年9月此时 → JD:拍摄《猎敌先锋》李天北

2007年9月此时 → JD:拍摄《博士县长》杨博

2008年9月此时 → JD:拍摄《无间有爱》刘一魁

2009年9月9日 → KK:《Space聚友网》嘉宾访谈

2009年9月此时 → KK:电视剧《丑女无敌》第三季湖南卫视首播、

2009年9月此时 →JD:拍摄《风雨上海滩》李子健

2010年9月此时 → KK:黑河拍摄《知青》齐勇

2011年9月9日 → KK:发了三条微博

2011年9月此时→ KK:拍摄《女人的天空》吴大维

2012年9月9日 → JD:大侄子史泰龙诞生、KK:《最佳现场》播出(下)

2013年9月9日 → KK微博:时尚照片

2013年9月此时 → JD:拍摄《妇道》周永嘉

2014年9月9日 → KK:电影《黄克功案件》政协礼堂观影活动

2015年9月9日 →《电视剧伪装者》《湖南卫视》:官方发糖

2015年9月9日 → JD宣传《伪装者》:继续 继续 继续

2015年9月9日 →《伪装者》播出:明诚捡手表 → 启动「狩猎」计划

2015年9月9日 →《伪装者》一片好评:抗战剧新高度

2015年9月9日 → DK 录制《大戏看北京》 :表演高能”情丝绕”

2015年9月9日 → KK录制《纲到你家》: 与郭德纲合影

2016年9月9日 → 得舍工作室:《我们战斗吧》成都篇播出

2016年9月此时 → JD: 北京拍摄《外科风云》庄恕

2016年9月此时 → KK: 哈尔滨拍摄电影《嫌疑人X的献身》唐川

2016年9月9日 → KK: 北京《芭莎慈善》演唱「我的未来不是梦」

2017年9月此时 → KK:象山拍摄电影《真三国无双》曹操

2017年9月9日 → KK《99公益日》:平面宣传「用手指做公益」

2018年9月9日 → KK《99公益日》:「我为保护海洋环境推一把」

2018年9月9日 → KK 东京回北京

 

最后,重温一下东凯你的属相与高能《情丝绕》的连续动作图,实在太甜蜜了~

 

Ps. 图片来源见水印

【整理】[伪装者/楼诚]非公开记事

入坑文❤️❤️❤️

默欢:

【原作】伪装者


【书名】非公开记事


【CP】明楼 x 明诚(楼诚)


【分级】R


【作者】默欢


【规格】A5


【字数】


【简介】本文主旨:楼诚夫夫有事儿烧个脑,没事儿恋个爱。


原著走向,暖系日常。作者的脑洞合集系列,主要是作者在刷剧时根据剧情发散的脑洞,文中不可避免描写原剧剧情,会有细节变动,介意者慎入!其主要是为了使全文顺畅下来,不然真的变成段子,配合原剧食用效果更佳!文名的含义是指,原剧播出的剧情为公开记事,那么非公开记事自然是指……咳咳……不能播出的内容。作者的终极目的就是让小伙伴们再也记不清正剧是什么样的!233




【以下目录为超链接,直接点击】




第一章 归国


第二章 述职


第三章 明台失踪


第四章 南田洋子


第五章 首饰


第六章 明镜归家


第七章 波兰之鹰


第八章 粉碎计划


第九章 明楼的干预


第十章 除夕


第十一章 意外


第十二章 桂姨


第十三章 原谅


第十四章 双春


第十五章 情事


第十六章 隐密


第十七章 试探


第十八章 海军俱乐部


第十九章 孤狼


第二十章 姻缘


第二十一章 弥彰


第二十二章 刺探


第二十三章 化险


第二十四章 爱情


第二十五章 狩猎


第二十六章 演戏


第二十七章 观众


第二十八章 突变


第二十九章 晚饭


第三十章 较劲


第三十一章 明台的决定


第三十二章 狩猎成功


第三十三章 打架


第三十四章 上药


第三十五章 止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