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雨过天晴

东凯双担,再站楼诚五百年!

【all然】眾星拱月11

抱歉这次好久才更啊~遇到出差又忙碌又春节!
还谈恋爱差点就要谈成了,幸好没谈成,又滚回来撸文了!😂😂😂

预警:ooc、无逻辑、文笔渣、三观不正、私设如山、清水

预计出场人物:季白、老谭、平平、凌远

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喂食这只小猫咪。

在顺利地喂食五天之后,小猫咪沉不住气了,

要求直接告诉他是哪一家餐厅,说要请客,

还说要亲自来接人。

凌远特意不要当天,这样能吊吊小猫咪的胃口,

又能留下小猫咪的联络方式,

还能让小猫咪主动跟他联系。

“凌远,我说你的嘴角要不要控制一下!满面春风的,什么情况啊?跟我说说。”

“三牛,昨天你交过来的报告再拿回去改改,不太行!”

“别别别…是我妈常跟我问起你,我才问问,没别的意思!”

“还是咱妈心疼我!”凌远一把拿过三牛手上的保温桶。

“是我妈!这我妈特意为我做的海鲜粥,你……”

韦三牛在大学时期就认识凌远,

别人都觉得凌远太高冷骄傲,不好接近,

只有他知道凌远家里的情况,

所以逢年过节都带凌远回他家吃团圆饭,

凌远也把他这份情谊放在心里,拿他当自家兄弟。

在求学期间有很多人请三牛转交情书给凌远,

凌远连看都不看一眼,就叫三牛丢了,

后来凌远就成了医学院传奇人物,

学业好、专业好、颜好腿长、还不近女色。

“别说兄弟不罩你,我这有最近很火的电影票,原本要带媳妇儿去看的,看你老房子着火,先给你应应急?”

“……”凌远本来想拒绝的,堂堂一个院长还买不起电影票吗?

他确实希望能找李熏然做些吃饭以外的事来培养感情,

而且看电影这个提议相当好,

再加上他的确不知道现在最火的是哪一部,

所以在多方考量后,他决定沉默收下三牛的心意。

“那我的报告……?”

“我帮你改!”凌远摆摆手。

受宠若惊的三牛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凌远,

竟然不否认、不拒绝、不反击,

看来真是有那么一回事,

必须看看是何方神圣能收了这禁欲系老干部。

【李然然,今天准时下班吗?】

【院长!怎么学平平这样叫我,怪难为情的。今天准时下班。】

【听他叫觉着满好听的,你也别叫我院长吧,生疏!我五点去接你吧!】

【不是说好了我去接的您,五点是吧?凌哥?远哥?凌远哥?您在医院等我就好了!晚点见!】

凌远露出一字笑,真是个耿直的小孩儿。

计画永远赶不上变化,

李熏然到医院的时候发现来来往往的医生护士神情诡异,

凌远也不在办公室,问了认识的护士才知道,

原来有病患爬上了顶楼闹自杀,已经报警了只是还没到,

现在就院长跟主治医生几个医生在劝阻,

李熏然立马冲上去。

“你们不要再劝我了,我死了就什么事都没了,也不用再痛苦了!媳妇儿,别再借钱了,好好照顾小宝。”

李熏然一踏进顶楼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

听起来像是久病不愈,媳妇借钱为他治病,

这男人身心都受着痛苦。

一旁的媳妇哭得断肠,就怕男人心一横跳了下去,

男人手里拿着水果刀挥舞着,不让人靠近,又嚷着要跳楼。

李熏然心里觉得难过,

这样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上演,

很可怜、很无奈,可是想救也无法拯救所有的人,

他压低身体,绕到男人的另一边,

他注意到男人的腿在微微地发抖,

凌远看到李熏然已经到男人的背面,

就再说一些话,吸引男人的注意。

“你以为跳下去就什么事都没了吗?媳妇儿怎么办?小宝怎么办?欠的钱怎么办?你的病情没有到无药可救,为什么不面对治疗,而要选择逃避,我向你保证,你的主治医师是这领域的权威,他一定会治好你,钱的问题,医院也有特殊的申请管道,你的问题都是可解决的。”

“……我……”

男人无话可说,眼泪夺眶而出,

李熏然趁势扑过去将男人扑下来,

男人和媳妇两人抱着哭成一团,

一直向医生们和李熏然道谢。

“李警官身手矫健啊~”

凌远今天看到小猫咪变成狮子的一面,觉得相当惊艳。

“警官,你手受伤了!”

韦三牛眼睛撇到李熏然的手臂有一浅浅的刀伤。

“没事儿,可能刚刚划到的!”

李熏然云淡风轻带过,凌远皱起了眉头。

“不行,来,我给你擦药。”

伤口虽然浅,但凌远还是觉得心疼,

牵了人的手就往办公室走,

韦三牛嗅到不寻常的味道,立马跟了上去。

进了凌远的办公室,有淡淡的消毒水味,

里面干净、整齐,看得出主人有一定程度的洁癖。

“这么不小心。”

凌远拿了消毒的棉花跟纱布过来帮李熏然上药,

嘴上念叨着,但手上轻柔着。

“情况危急嘛!顾不了这么多,我看他腿都在发抖,怕他想下来下不来,以前有看过要下来,结果绊到脚,反而掉下楼的!嘶……”

“知道疼了?”

“轻点,我可是伤号……”

看着李熏然耷拉着脑袋,又觉得不忍心,

小心翼翼地包扎完,顺手揉了揉李熏然的卷毛。

“感谢人民警察让我们医院少了一桩命案,请你看电影,听说这铁道飞虎很火的。”

“哦~好啊!我早就想看这部了,不过都没时间。”

“咳……咳……”

韦三牛从进办公室以来,就被当成隐形人,

第一次看到凌远这异常温柔的样子,

三牛的鸡皮疙瘩一直趴不下来,

现在确定眼前这位小警官就是烧了老房子的人,

一定要刷个存在感,

成为好朋友之后就等于抓住了凌远的软肋,嘿嘿嘿。

“韦医生,您要一起去吗?”李熏然看向韦三牛。

“ㄜ……还是不了,我值班呢!下次吧!”

韦三牛在凌远温~柔~的眼神之下,

拒绝了李熏然礼貌的邀约。

到了电影院,买了简单的零食跟饮料,

凌远跟李熏然就进场了,要坐下时发现是情侣座,

中间没把手挡住的那种,凌远觉得很满意,

心里又给韦三牛颁了一座年度优良医生。

小孩看电影相当专心,

好笑的地方会盒盒盒,

紧张的地方会揪着衣服,

凌远就趁着他紧张,

右手就绕过去搭着李熏然的右肩,

左手拿了爆米花往李熏然嘴里喂,

没有任何异样,凌远的右手就变成了搂着。

“远哥你看那范老板来救人了!他真帅、真好看!”

“我觉得你更好看!”

凌远靠近李熏然的耳朵,用气声说着,

成功捕获一只炒熟的麻辣小龙虾,

凌远满意地继续喂着爆米花。

看完电影,李熏然还沉浸在结局的惆怅,

凌远搂着他的肩,走了一段路,

凌远正想开口说些什么,

李熏然的肚子就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

“肚子还饿啊?”

“只吃爆米花怎么可能饱!你不是要带我去吃那家我猜不出的好吃的店家?现在还有吗?”

都九点多了,可能到了都收了!吃货然然像泄了气的皮球。

“有!只要你想吃,他二十四小时为你服务!”

“有这么好的事?”
李熏然眼睛亮了起来。

“走吧!我来开吧!”
凌远把李熏然推进副驾驶座,自己走上驾驶座。

凌远今天约到李熏然的时候就去市场把菜通通买好,

只等小猫咪入瓮,他的心情美得不行,

一切都照他期待的进行。

车子开进小区,李熏然懵了!

“远哥,我们不是要去吃饭吗?这是哪啊?”

“我们是要去吃饭啊!去我家吃!”

“…………难道那个厨师就在你家?”

李熏然飞快地思考,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难怪自己一直猜不出店家!

不过在脑子里想像一个厨师被关在房子里,

画面也怪怪的!

“可以这么说。”

在李熏然的思绪已经飞到几千公里之外的时候,

凌远已经停好车,牵着他走进电梯。

“可以这么说的意思,表示他可能不只是厨师,可能是你的家人。”

李警官试图从只字片语找到答案。

“我没有家人,我只有你。”

凌远打开门,开灯,拿室内拖鞋,

一气呵成,也听不出情绪。

“没有家人?!那……那就是……,等下,远哥,你怎么会没有家人?”
李熏然拉住凌远。

“你怎么都抓错重点呢?我是说我没跟他们住,好了,别猜了,我做饭给你吃。”

凌远直接抱上了李熏然,完全是情不自禁,

这小猫咪又可爱又温暖,真想一直抱着不撒手。

“哦……”

李熏然不知道为什么凌远突然抱他,

根据他警察的敏锐,应该跟家人有关,

不过感觉凌远不想讲,

所以李熏然就乖乖地去洗手,

坐着看看周围,

凌远的家像是用书跟书柜布置成的,也别有一番气质。

“好啦!来吃饭了!”

“哇!这么多菜,真都是你自己做的啊?”

草头圈子、红烧肉、酸菜鱼、蟹黄捞饭、蕃茄炒蛋……

李熏然看得眼花撩乱,每一道都先尝一口,

果然是之前吃的味道,原来都是凌远做的啊…

“是啊!以前只身在外求学,自己看书学着做了一点,现在工作比较忙,少做了,味道还可以吗?”

凌远开了一瓶红酒,给两人都倒了一杯。

“太好吃了!远哥,你这等级可以当五星级饭店厨师了!”

“然然,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凌远刻意多这样叫李熏然,拉进两人距离,

再夹些菜到他碗里,如果可以,他想一直一直叫他。

厉害的李熏然竟然把全部的菜吃个精光,连汤都不剩,

凌远看到李熏然瘫在沙发上那舒适幸福的表情,

就觉得什么都值了!

“远哥!人民警察郑重地要求你!让我刷碗吧!不然我好像什么事都没做,明明说好这顿我请的。”

李熏然前面用严肃的语气跟凌远说话,

害得凌远也紧张他要要求什么事,

结果是刷碗,也太调皮了!

李熏然走到厨房,准备开始刷碗,突然眼前被什么遮住了。

原来是凌远拿了围裙给李熏然套上,

说是怕他弄脏衣服,

但凌远边套边摸李熏然的小蛮腰,

绑了好久才把蝴蝶结给打上。

李熏然边刷碗边想着,

怎么突然气氛就暧昧了起来呢?

怎么莫名其妙就跟凌远熟到可以到家里吃饭了呢?

想着想着又想到了第一次见面就丢脸死了,

李熏然摇摇头,不堪回首的回忆,还是赶快忘记吧!

刷完碗,李熏然回到客厅,

看见凌远拿了本书在看,旁边茶几放了红酒,

像是电影里面的男主角,自带光芒的那种,

让李熏然恍神了一下。

凌远见李熏然终于刷好碗,

赶紧过去把人带到沙发坐下,

开始喂食水果,帮助消化。

李熏然拿起凌远看的那本书,

装模作样地翻几页,品一口红酒,没一分钟就打起哈欠。

“远哥,你够厉害的,可以看这么久的书,我一看书就犯困。”

“这书写得太枯燥了,不好看!你看电视吧!”

小孩儿都爱看电视的!凌远把遥控器递给李熏然。

两人就边聊天边喝红酒边看电视,

凌远坐得愈来愈靠近,后来甚至搂着李熏然,

闻着李熏然身上的红酒香,愈来愈不能自已,

试探性的吻了他的脸颊,再吻了他的耳朵,

再吻了他的下巴,

再也忍不住,直接扑倒李熏然,压在他身上,

吻上他的双唇,吸吮着,像是在沙漠中找到水源。

凌远的手压住李熏然的双手,

开始吻李熏然的脖子跟锁骨,

微醺的小猫咪被吻得哼哼唧唧,

凌远另只手顺道解了他俩身上的衣服跟裤子。

“哥~我没洗澡。”
李熏然口齿不清软糯糯的说。

“哥不嫌你,怎样的你我都喜欢。”
凌远把光溜溜的李熏然抱到卧室的大床上,继续亲。

“我不知道怎么做。”
李熏然开始有点紧张又害怕。

“我知道你哪里敏感。”

“……”
流氓!李然然自暴自弃不想说话了!

----------以下拉灯---------

tbc

恭喜老凌吃到小猫咪然然

春节小剧场
然然:爸、妈我回来了!
平平:叔叔阿姨好!我想只有我能照顾李然然一辈子!
老谭:李叔叔李阿姨,你们好,这是我晟煊的股份,新年快乐,请放心把熏然交给我。
季白:李局、阿姨,熏然在我这进步很多,我会一直陪在他身边。
凌远:李叔叔、李阿姨,然然的饮食跟健康我会负责的,请您们不必担心。

李爸李妈:谢谢你们照顾然然啊~哪一位是我们然然谈的对象啊?
平谭白远:我!
李妈:然然你跟我来一趟小祠堂。

评论(1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