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雨过天晴

东凯双担,再站楼诚五百年!

【all然】眾星拱月10


预警:ooc、无逻辑、文笔渣、三观不正、私设如山、清水

预计出场人物:季白、老谭、平平、凌远

第一次发被和谐……有点沮丧……希望这次能过关!

----------------------------------------

凌远巡视了一圈,一切都如他想像的顺利,他很满意。

事实上,第一医院的医生护士们专业度当然没话说,

只是大家看到院长出巡更是绷紧了皮,

展现爱心与耐心,而且今年警局的颜值特别高,

男的帅,女的美,凑个人民公仆组,感觉也不赖,

想到这,医生护士们就更加把劲儿了。

凌远看见那小白杨正在问诊,

等他发现过来的时候,

自己已经走向问诊站了。

"李警官家族里都还有些什么病史呢?"

"ㄜ...高血压、大肠癌。"

送给夏家养的二伯夏江有高血压,

送给曲家养的大伯有大肠癌,

四海为家的安力满叔叔好像身体挺好。

"那么建议抽血除了基本检验,还要针对这几项的相关指数特别详细检验,还有哪些想特别加验的吗?"

"没有了!谢谢医生!"

问诊医生在检验单上画了几笔,

就让他拿着单子往下一站抽血去了。

李熏然的眼神像是赴刑场的战士,

跟等他的同事一起缓缓走向抽血站。

凌远觉得有趣极了,

这小孩儿怎么看都像披着老虎皮来做检查的小猫咪。

他继续跟着往抽血站走。

"小罗,你说这检查报告要多久才出来啊?我快乐日子还有几天?"

"副队,别担心,我看吧,你天天吃香喝辣也没见你胖几斤,别自己吓自己了!"

"你也这样觉得?盒盒盒盒盒,那我们等下检查结束买庙口的小笼包回警队吃!"

副队?凌远快要笑出声音来,

这样没自制力又贪吃、有点幼稚、头脑简单、

长得蠢萌蠢萌、身材还不错的人,是副队长,

真是完全打破凌远对警官的印象。

抽完血,下一站是腹部/超音波,有四间密闭的检查室,

凌远见李熏然走进第三间,他也戴上口罩走了进去,

里面的医生一看见凌远,

紧张地开始想自己最近有没有什么计画还没交,

还没想出来,凌远就开口叫他去改一份报告,

一会儿拿过来,这间的检查,凌远会先帮忙看着,

他就立刻逃了出去。

凌远拿着李熏然的资料卡,按照基本流程问一些问题,

腹部超音波可以照到肝胆肠胃脾肾,

这本身也是凌远的专业。

冰凉的导电胶碰到李熏然的皮肤时,起了点鸡皮疙瘩,

凌远的动作很轻柔,叫他吸气/吐气的声音也很好听,

浑身就是优秀人士的样子,

低沉的嗓音,让人不自觉就会照着他说的去做,

李熏然看见在眼前晃啊晃的名牌,

"院长  凌远",

身体紧绷了一下,这么年轻竟然是院长,

院长竟然在帮我做/超音波...。

"怎么啦?放轻松点!"

"嗯...好..."
院长怎么像在哄孩子...

"好啦!检查完了,一切都好,没有脂肪肝,也没有囊肿硬块,是个健康宝宝。"

"谢谢院长!"
真把我当孩子哄...

"不过你那家族病史大肠癌的部分,看你要不要顺便检查,85%的病变都可以从月工门指/检/检测出来,这是效率极高的检查。"

"......嗯......那好吧!"

凌远让李熏然抱着膝盖,侧躺在检查床上,然后戴上手套,食指抹了润/滑/油,慢慢探/入李熏然的月工門,开始检查。

第一次做这项检查,李熏然害羞地摀住整张脸,

但遮不住泛红的耳尖,渐渐地他发现自己起/了点/反应,

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敏/感的地方一再被医生碰到,

口申口今的声音在嘴边就要流/泄出去,

他咬住自己的下唇,挣扎着想要起来。

"乖,别乱动,就快好了,这些都是正常反应。"
特别敏感的人的正常反应。

结果听信院长的下场就是,李熏然被摸身寸了...

"很多人都会这样的,不用不好意思,检查结果非常良好,以后大概两、三年追踪一次就可以了。"
院长微笑对李熏然说着。

"不是你身寸你当然这么说..."

李熏然腹诽着,丢脸死了,

赶快检查完去吃大餐平复心情吧!

穿好裤子,一个俐落地翻身下床,没想到腿这么软,

被院长抱了个正着,看上去像个投怀送抱的妖艳/贱货。

"要不休息一下再出去,嗯?"
院长抱着李熏然,在他耳边用诱惑的气声问着。

得,所有脸都丢光了,希望跟这院长,相忘于江湖,江湖不见!

李熏然一句我没事,就飞奔离开检查室,留下回味无穷的院座大人。

原本检查室的医生拿了报告回来给凌远,

稀有地发现院座心情很好,

看完报告竟然称赞了他,还笑了,

把这新闻发到群里,立刻有护士附和到,

院座今天在巡视的时候也满面春风,那折子好看的!

身为八卦站站长兼号称最了解凌远的韦三牛眉头一皱,

觉得这事不寻常,必须查个水落石出。

李熏然做完所有检查,路过二楼骨科,

果然在墙上看见赵平平的名字跟照片,

单看照片里一副专家样,

完全无法跟生活中随性不羁的平平连结在一起,

李熏然笑了笑,掏出手机拍下平平的照片,

回到一楼大厅跟其他人会合,

买庙口小笼包回警局享用。

【平平,我们警队今天去你们第一医院健康检查了!看到墙上赵大医生的照片,真是高大帅气!】

传送【赵平平.jpg】

【好好说话!我平常就都高大帅气,岂只墙上而已!怎么?看到我帅气的样子,想要好好珍惜我了吗?】

【是是是!下周三要去看检验报告,有没有这个荣幸请帅气的赵大医生吃个饭啊?】

【蟹黄捞饭?】

【全蟹宴!】

【成交!】

看报告的日子很快地到来,

李熏然排了队却领不到自己的报告,

反而被护士小姐带往楼上办公室。

"不会吧!生了什么罕见的绝症......"

李熏然愈走腿愈软,人生的跑马灯走了一圈,

今天跟平平的全蟹宴就是最后一次了吧...

要怎么跟平平说呢,家里人要拜托他照顾了...

"李警官,到了!您进去吧!"
护士小姐打断了李熏然的思绪。

李熏然打开门,看见里面的医生,

一个长相好看的死/神,那鼻梁挺拔,嘴唇极薄,

脸是大了点,但五官组合在一起,

怎么就这么好看,

去代言刮胡刀之类的产品一定很适合。

咦?这双眼睛,好像在哪见过......

这不就是上回那个......院长......!!!

凌远见李熏然一进门就失魂落魄又眼眶湿润,

一下皱眉一下微笑一下惊讶一下脸红

就想捏捏小猫咪红扑扑的脸蛋儿。

"李警官?"

"到!"

"......"

"...不好意思,反射动作。"

"我们来谈谈你的健康检查结果吧!"

"你直说吧!我还有多久?"

"什么?"

"我还能活多久?"

凌远好多年没有忍笑忍得这么辛苦了,

他身边的一切都按部就班、一板一眼,

连让他想发笑的人事物都没有,

这个小猫咪每次出现都让他想笑,

他也确实笑了,但笑出声音太不符合他的身分地位,

他真想把小猫咪的脑袋打开来看看里面的小剧场都在演些什么。

"李警官多虑了,健康检查的结果很好,您的身体很健康。"

"啊?我身体很健康把我带来办公室讲干嘛呀?我还以为我得了什么绝症..."

李熏然松了一大口气,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因为上周是我帮你做的检查,所以我想,解释报告跟健康谘询也都由我负责比较妥当。"

小猫咪炸毛了,凌远赶紧顺毛摸摸,再拿出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本事。

"原来是这样,对不起啊!是我太激动了..."
人家院长这么尽责,一个小小的健康检查都没马虎,

再说了,院长给解释报告的机会应该是一般民众求都求不来的。

"没事儿!我们来看看你的检查报告,我来跟你解释一下各个数据代表的意义。"

李熏然应了声就在凌远对面坐了下来,

凌远却微笑拉了张椅子在自己的旁边,

招呼李熏然坐过去,

说同一个方向看报告比较好解释。

李熏然觉得这院长也太亲切了,

完全没有怪他刚才不礼貌,

就乖乖地赶紧绕过去坐下。

凌远讲得很仔细也很专业,

只是讲着讲着李熏然又想到了检查时的情况,

忍不住耳朵红了起来。

凌远见小猫咪开始走神,又见他耳朵血红,

便知道什么情况。

捏着小猫咪的耳垂揉了揉,靠近地用气声问他

"怎么啦?想什么呢?"

英明神武的李小猫回过神,

一转头院长的大脸紧贴着他的脸,他赶紧弹开。

"那啥...我没在想什么...讲到哪了?"

"我说你胆固醇有点接近危险值了,饮食要清淡些,海鲜也要少吃。"

"啊......不能吃肉啦?......"李熏然的嘴角垂了下来。

"也不是,是饮食要尽量均衡,来,我这有一锅茯苓鸡汤,你尝尝。"

说完便打开保温桶,马上香味四溢,

小猫咪的眼睛都亮了,凌远赶紧给人递上餐具。

"袄袄雌,这味道好特别,有股清香,是哪家餐厅的呀?"

李熏然眨着大圆眼,两颊装满食物边吃边好奇地问。

"我是要告诉你,像这样的料理,特别处理过,不油不咸,即使是肉,对你的身体也不会造成负担。"

"太好吃了,有这么好吃的店家我竟然不知道!"

“明天中午你再来吃吃看这家其他的菜色,猜猜是哪一家店的手艺,如何?”

“好!”

"明天见"

关上院长办公室的门,李熏然就开始懊恼,

不是说好江湖不见的吗!

怎么跟人家约起来了,还吃了人家的鸡汤!

离开院长办公室,走到骨科门诊传讯息给平平,

摀着脸回想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李然然,怎么啦?”

“没事,走吧!”两兄弟就搭着肩走了。

到了餐厅,

两吃货点了八道菜还跟点菜小哥说先点这样,

不够等下再补点,

小哥还特别问了是不是还有人要来,

结果没有,就他俩。

"李然然,心不在焉的,有情况啊!"

"也没啥情况,就想找你聊聊......你经验丰富嘛,你说啊......找伴侣该有什么条件啊?"
李熏然问完就装没事地喝茶。

赵平平听到这乐了,敢情李然然是开窍了?

"咳!首先呢!当然是床/上的契合度啦!"

李熏然一个没注意就被呛着了,嘴里的茶喷了满桌。

"李然然,瞧你这点出息!"

赵平平赶紧帮他拍拍背,再擦擦桌子。

"你现在有对象了?是夺你初吻那个人?我认识吗?睡/过了吗?"

"唉~~你一次这么多问题,我怎么回答啊!你...你先继续说,第二呢?"

"第二啊...这有点难想...我想想啊!应该...应该是有趣程度呗!要是话不投机、水准不到一起,那相处起来很累的!"

赵平平想到了他某一任的女友,

摇摇头,那真是不堪回首。

那段恋情李熏然也略知道一些,

两人沉默地开始扫桌上的食物,

像两只小仓鼠在储冬天的粮食。

"赵医生!"

"师哥...这么巧啊!......您听我解释啊,我就出来给我发小答答疑解解惑,立刻回去值班,立刻回去啊!"

"...你发小?"

"哦...这我发小李然然,跟我一条裤子长大。这我们院座大人,也是我师哥,凌院长。"

李熏然礼貌地点点头,脸却有点红,凌远抿嘴露出迷人的一字笑。

赵平平说着就要站起来回去值班,却被凌远拍了拍肩膀。

"没事儿,你吃,慢慢儿吃,我叫李睿帮你值班。"

"不扣奖金?"

"不扣奖金!我先回医院,你跟李...然然慢慢聊吧!回见!"

凌远就真的离开了餐厅,

赵平平不可思议地看着师哥离去的身影,

怎么想都觉得太诡异了!

"你们院长人真好。"

"一定有猫腻,师哥平时不这样的,感觉他今天心情特别好!刚刚真是吓死我了!"

"我今天看健检报告就是给你们院长看的呢!刚刚看到他我也吓一跳!"

"什么?我们院长给你看健检报告,你是不是认错人啦李然然,师哥升上副主任后就没给人看过健检了,应该至少有六、七年了吧!"

"是吗...?"

"不过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刚才师哥怪异的表现就说得通了!你什么时候拿下我师哥的?还装不熟!"
赵平平弯着媚眼用手肘击了李熏然两下。

"别乱说!是真不熟!"

"咦?那你刚才说的对象又是谁?你现在什么状态啊?还不从实招来。"

"我现在就...就不知道怎么选择。"

"几个在挑啊?"

"......算两个吧!"

"我告诉你,不管几个,都跟他们说,正宫的位子已经有我了,他们就只能当妃子,地位一样,都不用争,盒盒盒盒盒。"

"盒盒盒盒盒,乱说什么!这馊主意也就你想得出来!"

接连着几天,凌远都准备了三菜一汤等李熏然来猜店家,结果当然都是猜错啦!就这么吃了一千零一天。(划掉)

完全不可能!凌远才没那么有耐心!

吃了五天之后,李熏然觉得很沮丧,

自己竟然漏掉这么好吃的餐厅这么多年,

还白吃白喝院长这么多天。

“凌院长,我猜不出来,您就告诉我在哪儿吧,我请您吃饭!”

“好!那找天都没值班的时间一起去吧!”

“好!我来接您。”

季白发现李熏然最近中午都不见人影,

不过出任务、值班的时候都一切正常,

也就没太在意了,反正晚上人都在自己怀里,

虽然一周可能有一、两天被大鳄鱼骗去吃晚餐

就说太晚不送他回来了,

但大部份的时间还是都在自己身边,

也不想绑得太紧,怕适得其反。

却不知李熏然正在被腹黑院长套路着

tbc

然然:鬼吹灯真好看!
凌远:男主角演得不够好!
然然:哪儿不够好啊?
凌远:他看女主角的眼神完全没有爱意!
然然:真的耶!
凌远:你看看【伪装者】里面的眼神就不一样!
然然:老凌好厉害!
凌远:还有更厉害的!【拉灯】

下周出差,可能要停更一周。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