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雨过天晴

东凯双担,再站楼诚五百年!

【all然】眾星拱月9

2017新年快樂!

跟大家17愛然然、17愛范川

被川川帥暈!

----------------------------------------------

預警:ooc、文筆渣、無邏輯、清水無肉

一個只想談戀愛、大家來搶李熏然的故事

愛然然的人有:季白、老譚、平平、凌遠、度度

晟煊的收購案順利成交,

譚宗明放了安迪一個大假,

讓她出國好好放鬆一下。

汪氏集團董事長的千金涉嫌恐嚇、教唆殺人、殺人未遂

幾條聽著都嚇人的罪責,汪氏的股票一落千丈,

平時被壓榨的員工也趁這機會辦理離職,

不然家裡老人都會覺得在這樣的公司上班,

指不定什麼時候被安排一些非法的工作,害人又害己。

汪氏集團董事長也被傳喚問話,

所以乾脆先暫時關閉公司,避避風頭。

案子告一段落,李熏然也終於能鬆一口氣。

譚宗明簽成大案又踢掉一個勁敵,

心情美得不要不要的,

每天給自己提早下班去警局門口等李熏然,

看有沒有機會把人騙回家,

不然一起吃個飯也可以,

再不然看一眼、拉拉小手刷存在感也是很必要。

季白看著那高調的跑車每天在門口出現就覺得辣眼睛,絕不能讓他奸計得逞!

“熏然,巷口那邊新開一家小龍蝦,今天不用值班,帶你去嚐嚐鮮。”

“好咧!三哥!”

李熏然的饞樣看起來像是恨不得直接出發了

季白幾不可見地嘴角上揚了一下。

"頭兒,我們也想吃小龍蝦。"趙寒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季白的臉立刻沉了下來。

季白轉頭看見趙寒、小羅、姚檬、許栩都看著他,

連李熏然也用星星眼看著他,眼神裡就說著"人多熱鬧嘛"。

"都去,都去,一起去!今天我請客!"

季白是一個好的領導者,他跟他底下的人,

不只是隊友,更是兄弟,

他也知道案子以外的時間總顧著李熏然,

少跟大家聚聚交流了,這趙寒也算是提醒了他。

"YA!!!!!!!頭兒英明!!!!!!!!!"

“叮咚”
手機發出聲音,李熏然低頭滑了幾下之後就走出去了。

看到想了一整天的小奶獅走出來,譚宗明趕緊下車迎過去。

“譚大哥,不好意思啊!我剛跟同事約好晚上要去吃小龍蝦,您時間寶貴,以後別直接跑來等我啦!下回有空再約吧,別白跑一趟!”

“怎麼就白跑一趟了?有見到你一面就不算白跑!”
譚宗明拉上李熏然修長的双手。
“熏然,上回跟你說的話是認真的,好好考慮考慮,好嗎?”

“好。”

李熏然點點頭,臉紅紅又軟糯的樣子,

譚宗明好想直接捧著小臉親幾下,

但顧及李熏然臉皮薄,揉揉他的頭髮就道別了,

離開前瞪了一眼倚在警局門口的季白。

新開的小龍蝦店為了宣傳口碑,

用料實在,口味多樣,還有各種套餐組合,

再說了,這餐可是季隊請客,怎麼說大家都要吃個夠本,

季白也任大家點,畢竟最會吃的還是自家小獅子,

這貨是一定要餵飽的,

但到了結帳的時候,

還是不免有點手抖。

“又要被大哥罵亂花錢了……”

季白沒跟隊上的人說過家裡的兩個哥哥和兩個弟弟,

就連趙寒也只知道季白的大哥很有賺錢手腕,

十歲以前都潛移默化地告訴弟弟們要怎麼省錢、存錢、賺錢,

十歲之後就離開家裡自力更生了,

但每個月都還是會監控家裡的花費,

誰花多了大哥就會衝回家罵一頓,

不過大哥罵歸罵,每個月都還是會寄錢回家,

讓四個弟弟衣食無憂,直到弟弟們都工作賺錢為止。

酒足飯飽之後,警隊一行人回到宿舍。

季白洗完澡看見微醺的李熏然在兩張併著的床邊,

扳著床板。

"瞎折騰什麼呢?嗯?"

"之前是因為...那個...人多...才併床的,我想把床搬回去。"

"不用搬,這樣挺好的。"

季白直接撈過酒釀小獅子躺到床上,

他最喜歡摸李熏然的腰,怎麼摸都摸不膩,

珍惜地吻著李熏然的臉頰、嘴唇,手一邊解著他的釦子。

“唔…我…要去……洗澡…”

“哥幫你洗!”

“不…用了!”

李熏然使出吃奶的力氣推開季白,

飛也似的逃到浴室,結果一個腳滑,

整個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季白聽到巨響趕緊開門過來看,

小心翼翼地檢查尾椎有沒有受傷,

看了看,應該是小翹臀有發揮作用,

沒有直接傷害,只是暫時性的肌肉疼痛。

“沒一刻消停!就說我幫你洗吧!”

季白打橫抱起李熏然,輕輕地放在浴缸裡,幫他脫衣服,

剛剛是開玩笑逗逗他,

現在是認真要幫他洗澡了,

李熏然無法反駁,

只好偏過自己那像蒸熟了的小龍蝦的臉,不敢看季白。

當然他也沒看見季白幫他洗澡時,那嘴角都快裂到耳朵上去了!

季白給人洗完澡擦乾身體,再輕輕地抱回床上。

“三哥,我的衣服…”

“穿穿脫脫的,你屁股不疼我都心疼!乖乖睡吧~我幫你揉揉。”

季白總是有各種理由堵李熏然的嘴,

說完,手又蓋上翹臀,輕輕揉著。

“三哥,好了……我好多了!”

光溜溜的被人揉著屁股,怎麼說都太情色了一點。

“熏然,差不多該節制點了!”

“嗯?”

“下兩週就要健康檢查了,你再每天吃大餐,當心驗血報告不過關,被列為特別監控對象。”

“欸~知道了。”

季白吻了李熏然的額頭就摟著他的腰睡了!

隔天傍晚譚宗明又到警局門口,

看著小奶獅耷拉著腦袋走出來,大總裁有點緊張。

“譚大哥,您以後不要再約我吃飯了!”

“熏然,這…就是你的答案嗎?”

“每天這樣吃,我下兩週的健康檢查會不合格的。”

譚宗明哭笑不得,這熊孩子!

鬆了口氣捏了捏小奶獅水嫩的臉頰。

“我們今天呢,要去吃的是藥膳,健康飲食餐廳,放心吧!”

“真的嗎!我還以為我接下來都要吃草維生了!盒盒盒盒盒。”

“吃草是不至於,大魚大肉少點還是必要的,我最近選餐廳的時候會注意點兒。”

“好咧!”

“要是健康檢查沒合格被裁了,來當我私人助理不更好!”
譚宗明喃喃自語。

“譚大哥您說什麼?”

“我說我們走吧!”

譚宗明摟著李熏然的肩膀走向車子,揚長而去。

兩週很快地過了,

警局的人全體到第一醫院做各項健康檢查,

一次這麼多位穿著警隊制服的人站在大廳內,

也是很壯觀的畫面。

一位穿著白大掛自帶光芒,一臉菁英份子的人背著手,

走向大廳,警局局長立刻走過去伸出手跟他寒暄。

寒暄完,他就到各站去巡視,看看有沒有什麼狀況。

凌遠,第一醫院院長,

36歲就當上第一醫院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院長,

他大刀闊斧做了許多改革跟創舉,

讓第一醫院遙遙領先其他醫院,

成為名副其實的“第一”醫院。

“等今天抽血完,我要吃麻辣鍋、擼串、草頭圈子、大閘蟹、小龍蝦……”

凌遠聽到這一連串不健康的食物,

皺起眉回頭想看看說話的人,

原以為會看見一個肥胖油膩的禿頭,

沒想到映入眼簾的是個身材修長的小白楊,

正用著單純又清澈的眼神跟同事細數菜單。

凌遠從小到大都是自動自發、自立自強,

他平常最瞧不起那些沒有自制力的人,

但他看著這個小白楊只覺得可愛、好笑,

小白楊眼睛裡沒有任何雜質,讓人討厭不起來,

“可愛?”好久沒用過這詞兒了!

他微笑著繼續往前巡視。

tbc

新年第一天,終於讓腹黑院長上線啦!

歡迎院長~(啪啪啪)這是拍手的聲音!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