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雨过天晴

东凯双担,再站楼诚五百年!

【all然】眾星拱月7

預警:ooc,文筆渣,清水無肉,無邏輯
就是個只想談戀愛,大家來搶李熏然的故事
預計出場人物:季白、老譚、凌遠、平平、度度

最近看度度這麼撩,又這麼虐,整個被他情緒牽著走啊!

好想有個人好好愛度度!忍不住又給他加戲了!

出差還心繫譚總跟度度,我也是不容易!😂

-----------------------------------------

【無論抓緊我,還是放棄我,至少我們曾愛過……】

早上六點,李熏然的鬧鐘就唱起了歌,有任務在身,

也為了人民警察的形象,千萬不能因貪睡壞事,

更不能讓人覺得他是來渡假的。

梳洗完畢,打開窗戶,看出去就是一片山嵐,

伴著鳥鳴、蟲鳴,

有錢人的生活環境就是這麼愜意啊~

譚宗明打開李熏然的房門,想用昨天的方式叫他起床,

就看見站在窗邊的美景,陽光灑在小奶獅英俊的側臉,

因為伸懶腰而抬起的尖下巴,和露出的纖腰,

好像在呼喚著譚宗明來一親芳澤。

“譚大哥,早啊!”

“早!這麼早起,睡不好嗎?”

“沒!就是太好睡了,怕睡過頭。”

李熏然又習慣性地撓撓他的後腦勺,低頭淺笑著。

每次他這個樣子,譚宗明都會很想把他抱過來

親到眼睛濕濕的,就像那晚酒吧微醺的小奶獅。

總裁的生活每天都差不多,各種會議、各種茶會,

譚宗明變著法子讓李熏然穿上他準備的各種服裝,

陪他出席大大小小的場合,

也帶他吃上各大餐廳最高級的餐點。

“譚大哥,我覺得有幾個企業的老闆感覺怪怪的,有的吧,眼神曖昧地打量我,有的吧,特意來遞名片認識我,真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我一個小助理應該幫不了他們什麼吧!”

商業界的事情李熏然想不透,

一個助理照理來說入不了老闆們的眼。

“因為他們覺得討好你就是討好我。”

“嗯??”

“因為他們覺得你是我小男朋友。”

譚宗明刻意壓低聲音說這句話,

說得既誘惑人又充滿曖昧,

不過他還是緊張李熏然的反應,

怕他不能接受。

“…………”

李熏然沉思了三十秒,譚宗明從沒覺得時間這麼漫長。

“原來是這樣!他們這樣認為,就不會懷疑我空降的身分,

歹徒也容易放鬆警戒找機會下手,

也說不定會把目標轉移到我身上。”

李熏然手握拳打在了另一手的掌心,喃喃自語。

“譚大哥,您真聰明!”

“…………”好吧~看起來熏然不太反感,先將錯就錯吧!

譚宗明只能這麼想。

“熏然啊~昨天晚上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啊?”

“沒有啊!有什麼聲音?”

“引擎聲,停留大約10分鐘!下週就是收購「當代明誠」的日子,說不定對方快沉不住氣了!”

譚宗明刻意嘆口氣,希望李熏然不要發現大別墅的高級隔音設備根本聽不到外面的聲音。

“有這種事!我晚上在您房門口值夜吧!”

“不用這麼麻煩,你直接搬進我房間不就結了,有任何動靜立刻知道!”

“嗯!好!知道了!”

譚宗明露出笑容,他的小奶獅真是可愛!晚上就要一起睡了,好期待啊!

到了公司,安迪跟譚宗明報告收購案還有其他合作案子的進度,其實譚宗明一點兒不擔心,他相信安迪可以把任何事做到最好。

秘書告訴譚宗明今天下午要參加個春裝發表會。

近幾年譚宗明本著不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的原則,

投資了時尚品牌、醫療器材、建築房產……各種產業都看準了後期能發光發熱的來買,

也證實了他眼光夠遠夠好,

就是老天賞飯吃的那種人!

帶著李熏然到發表會場,

去後臺看看準備情形,卻看到一團亂,

原來是兩個模特爭著誰能穿上壓軸作品打了起來,

雖然被眾人拉開,但也已經鼻青臉腫,不能上台了!

“這種時候哪裡找模特來頂啊!要不少上兩套吧?”

田金鳳著急地對陳亦度說著。

“這次的春裝每一件都是我的心血,我可以自己上台,只不過還少一個……”

陳亦度話還沒說完就看到譚大鰐跟李小然,

眼睛頓時放光,走到他們面前。

“幸會!譚總,李熏然先生,還記得我嗎?陳亦度。”

“記得,您好。”

譚宗明意思意思點點頭,李熏然倒是熱情地回應。

“可以邀請你幫我個忙,穿上我設計的春裝和我一起上台走一圈嗎?”

“陳總,要用我的人,也該經過我的同意吧?熏然沒有走秀的經驗,你自己的問題自己解決。”

譚宗明一步跨到李熏然面前,護著李熏然,說完拉著他掉頭就走。

“沒事的譚大哥!他這不是情況緊急嗎?走一圈不會怎麼樣的。”

李熏然不知怎麼地就想幫陳亦度,

他對這個人的印象還算不錯。

“我不喜歡別人盯著你看。”

譚宗明直接了當說了,然後兩手拉上李熏然的手,

他知道現在李熏然急著想幫陳亦度,不會推開他。

“我……也沒什麼好看的,人家不會看我的,我下台立刻回來,行嗎?”

李熏然還是臉紅了一下,

不知道譚宗明是真心的還是為了讓外界覺得兩人是情侶關係才這麼說,

如果是有可疑的人在附近,譚宗明才這麼做,

那李熏然也該配合演出。

於是李熏然咬了咬牙,抱上譚宗明的脖子。

害羞的小奶獅投懷送抱的情況這可是第一回,

譚宗明順勢摟住李熏然的腰,

一隻大手撫了撫他的頭髮,

感覺不要太幸福。

“嗯……好吧!去吧!”

算你陳亦度助攻一次,我就賣你個人情。

陳亦度翻了翻白眼,走個秀也要餵狗糧,

不過我看這兩人還不是真正的情侶吧!

先不管了,秀場要緊。

讓李熏然穿上了壓軸作品,走出更衣室時,

陳亦度幾乎要看傻了眼,

李熏然有點肌肉的身材完全把服裝的美感展現了出來,

從鎖骨、肩線、腰身、臀線到一雙大長腿,

挑不出任何缺點。

之前的模特瘦歸瘦,肌肉也是有,

偏偏就是屁股沒有肉,撐不起臀線,

塌塌的,都替褲子想哭,

陳亦度覺得自己因禍得福,

得到一個更適合這套服裝的模特。

顧慮李熏然沒走過秀,

陳亦度親自牽著李熏然的手走向舞台,

並向各界介紹他的設計理念---「悸動」,

春天是萬物萌生的季節,也是愛情開始的季節,在這一切之前,都從悸動開始,為你心跳,為你狂熱。

陳亦度說這番話的時候直勾勾地看著李熏然,

不嫌事大的記者問了陳亦度這主題跟壓軸模特是否有關聯性,

陳亦度紳士地微笑說:“原本設計的時候是運用想像,現在呢!有了實際的樣貌。”

說完還眨了邊眼睛,曖昧地牽著李熏然往後臺走,

他們背後閃光燈閃個不停。

“李熏然先生,今天謝謝你啊!”

“沒什麼啦!舉手之勞嘛!我身材這麼好不當模特可惜吧?盒盒盒盒盒!”

“是啊!要是譚總那工作飛了,你隨時來我這,包你做當家模特。”

“那陳總可要給我開個好價錢,盒盒盒盒盒。”

“先給你訂金。”

說完,陳亦度就壁咚了李熏然,親了一口他的臉頰,

然後揚起一邊嘴角笑。

“陳總這炒作真是功力漸長啊!”

譚宗明一把拉過李熏然按到自己懷裡,

再用拇指幫他擦擦臉頰,髒。

“譚總怎麼就知道我是炒作,不是認真的呢?”

“我不管你是真心還是假意,人都是我的。”

李熏然心裡咯噔一下,這麼露骨,也太不好意思了吧!

還要不要見人啊!

“那個……譚總,我肚子有點兒餓了,咱們回去吧!”

李熏然頭低著,但耳朵紅著,譚宗明忍不住親了他的耳朵,

寵溺地說:好!吃什麼都依你!

然後就帶著人要走。

李熏然離開前回頭跟陳亦度揮了揮手算說再見,

陳亦度微笑著跟他揮揮手。這可愛的小吃貨!

吃飽飽回到家,傭人已經把李熏然的東西都搬到了主臥,

李熏然以為就是在主臥的門口加張床,

結果竟然是把他的枕頭放在譚宗明的旁邊,

李熏然吞了吞口水,怎麼有點緊張,

不過床這麼大個,睡四個人也不會掉下去,

睡分開點應該不會怎麼樣吧。

兩人先後洗完澡,譚宗明爬上床,

看著睡在床邊上的李熏然笑出聲。

“你很緊張?”

“啊…沒有啊!”

“那你睡這麼邊兒幹嘛?”

“我是怕您位子不夠睡。”

“在你眼裡我就這麼胖嗎?”

“不不不,不是……”

【如果再見不能紅著眼,是否還能紅著臉,就像那年匆匆刻下永遠一起那樣美麗的謠言】

李熏然的手機響了,來電顯示是三哥,譚宗明皺起了眉頭。

“喂~三哥!”

“熏然,在幹嘛呢?”

“要睡覺了!三哥你案子順利嗎?”

“順利,怎麼,想我啦?”

“就…是很久沒見了嘛……”

李熏然臉紅著回應著這個叫三哥的人,

譚宗明覺得很不爽!

“熏然,我關燈囉!我們睡覺吧!關燈看手機對眼睛不好!”

譚宗明先確保對方聽見他的聲音了,

再一個手滑按掉通話鍵,

然後幫李熏然把手機收起來,

順勢把他摟住。

李熏然想說只好明天再跟三哥解釋,

然後就要掙扎出譚宗明的懷抱,

但蹭著蹭著對方好像被他蹭出火了,身體有了反應,

李熏然就不敢動了,

譚宗明輕輕地吻上李熏然的額頭、眼睛、鼻子、臉頰,再到他的嘴唇,

譚宗明很溫柔,李熏然有點沉溺,

譚宗明拉出了李熏然的襯衣,大手就往他的腰揉,

接著就要往下到他的翹臀。

“別…別……我……我來……是……有任務的……”

李熏然撐著理智推拒譚宗明,

他不希望有任何因素影響到任務。

“好,我等你,等你任務結束,我就抱著你睡,不做別的。”

譚宗明珍惜地抱著漸漸放輕鬆了的李熏然,

終於可以跟小奶獅一起睡了,

親也親到了,

再博個痴情紳士的名也不是不行,

只是希望不要等太久,他可不是柳下惠。

趁小奶獅睡著再多摸幾把!

季白在遙遠的彼方氣得齜牙咧嘴,得趕緊破案回去救出小獅子。

“譚宗明,你大爺的。”

tbc

评论(10)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