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雨过天晴

东凯双担,再站楼诚五百年!

【all然】眾星拱月6

預警:ooc.文筆渣.無邏輯.私設如山.清水無肉
就是個只想談戀愛,大家來搶李熏然的故事
預計出場角色:季白、老譚、凌遠、平平
度度最近準備上線也帶他玩玩

最近都用手機碼字,排版不太好,先道個歉。

------------------------------------------------

一週前酒吧那個晚上,譚宗明給老嚴打了通電話,
“老嚴,那就交給你了!”

隔天譚宗明的辦公桌上就擺著李熏然的生平資料。

老嚴以譚宗明私人助理的身份約了經濟部長,
告訴他要是譚宗明有個萬一,本市的經濟可不是抖兩抖這麼簡單,
經濟部長姪子在晟煊旗下子公司的主任位子也會泡湯,
又說了z市李局的兒子在我們市裡刑警隊,
能力好又知根知底的讓人放心,
如果這事圓滿落幕,剛好最近人事部有個升遷的機會,
部長姪子也在升遷名單之一,部長可以考慮考慮。

警局局長接到經濟部長電話時充滿困惑,
堂堂經濟部長怎麼會來管恐嚇案?
一路聽了下來才知道這譚宗明是本市經濟龍頭,
要是倒了,恐怕要動盪一陣子,也會有不少人失業,
恐嚇案本就屬於警局處理範圍,
對於部長指定李熏然接管並保護譚宗明,
局長也就做了個順水人情給部長。

“三哥~我明天開始要24小時保護被害人了,不必給我留門了。”
李熏然一邊收拾著幾件簡單的衣服跟生活用品,一邊跟季白話話家常,不過他似乎沒發現後者的臉色有點難看。
“嗯~今天去狀況怎麼樣?”
“還挺順利,怎麼了嗎?”
“長點心眼兒,你的安全也很重要。”
季白想了想,還是繞了個彎。
“嗯?會的三哥~你那案子更危險,你也要小心啊!”
季白看著李熏然那認真關心自己的大眼睛,身上還散發著沐浴露的淡淡香味,忍不住一把撈過李熏然,把頭靠在他的耳後,聞著這讓人上癮的味道。

“今晚睡我床吧!”

這不是詢問,季白說完這句就吻上李熏然的脖頸,把李熏然吻得意亂情迷洩出陣陣呻吟,季白就把李熏然直接推倒在自己床上,然後跑去關燈。

(關燈之後什麼都看不到啦~喂~)

季白把李熏然脫光全身親了個遍,再擼幾把兩人精神的小兄弟,一起到達巔峰後就抱著小獅子,蹭著他柔軟的髮旋溫馨地睡了!

恍惚之中有個聲音說:

“別離那傢伙太近!”

隔天一早,李熏然穿上便衣去到晟煊,
請大廳的接待小姐通傳,自己是新來的助理,
接待小姐因為輪班的關係沒接收到昨天的訊息,
所以沒聽說有聘什麼助理,
想說要有,自己一定會報名,這人八成是個騙子,
最近想搭上我們boss的人多入過江之鯽什麼招都有,
說什麼都不讓他進去,
被當成可疑人士的李熏然只能在大廳看看有沒有別的可疑人士。

譚宗明很久沒有這麼早到公司了,他正照著鏡子挑衣服,
看哪套衣服最顯瘦,顯頭小。
最後選了套黑色西裝,裡面搭配白色襯衫加上黑色領結,
是正式了點,但他高興。

看看時間,照理來說也該到了啊!

譚宗明叫秘書去看看,秘書撥電話問了大廳,知道李熏然在大廳晃了一個多小時,掛電話的手都在抖,跟譚宗明回報完,表示自己立刻下樓去接人。

“不必了!我親自去!”

譚宗明的臉黑到不能再黑,怎麼就養了這麼些個沒眼力見的員工呢!

譚宗明走到大廳,渾身散發著王者霸氣,接待小姐露出最甜美的笑容跟boss打招呼,巴望著什麼時候能被boss看上,飛上枝頭變鳳凰,不過來人眼裡只有直勾勾地盯著那騙子,接待小姐的笑容漸漸地僵在臉上。

“熏然!”

“譚總,不好意思啊~因為我昨天忘記留你的號碼,所以……”

李熏然露出可愛的小虎牙,撓撓自己的后腦勺,第一次聽到譚宗明叫他名字,還傻了一下。

昨天傍晚李熏然送譚宗明回到那像渡假莊園的家,婉拒了後者的邀約,沒進去喝茶。

“譚總,我就不進去了,明天開始我就是您的助理,可別再叫李副隊讓人聽見了!”

李熏然第一次扮成助理查案,覺得新鮮,也躍躍欲試,俏皮地對譚宗明眨了一邊眼睛,像朵向日葵,光芒晃得讓譚宗明睜不開眼。

“是我的錯,底下人搞不清楚狀況。”

boss是在認錯嗎…秘書加上大廳幾個員工從沒看過譚宗明對誰談話時落了下風,更不用說是認錯了。

接待小姐的冷汗已經濕透了整個背,只希望boss沒有發現她的存在。

“熏然是我的特別助理,他與我如同一人,如果之後再有類似情況,就收拾收拾回老家去吧!”

譚宗明這話看似是對接待小姐說,
但整個大廳的人都記在了心上,
他說完就牽上李熏然的手,拉他往VIP電梯走。

當天,晟煊員工群裡炸開了花,
秘書發出聲明,請大家要格外注意跟配合,
得罪特別助理就等於是得罪boss,是要卷鋪蓋走人的。

員工們得出結論,特別助理要以總裁夫人的規格對待,
秘書覺得這樣的理解八九不離十,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譚總,您不必對她們這麼嚴厲的,我也沒等很久......”
進了電梯,譚宗明就放開了李熏然的手,對於後者沿路都讓他牽著很滿意,其實李熏然只是一直在擔心別人的飯碗。

"因為她們的疏忽,讓我晚了一個半小時看見你,對我來說是莫大的損失。"

譚宗明這話說得認真又笑得好看,讓李熏然有點不好意思。

"譚總,您說笑了!剛剛說的特別助理是什麼啊?我對經濟那些不是很在行,會不會被看出破綻啊?被看出來歹徒就不會行動了!"

"放心!特別助理就是管管我吃飯、睡覺、運動這些。不會被看出來的,而且我已經撤走身邊的私人保鑣,引蛇出洞!"

大鱷魚心裡想說“陪吃陪睡、床上運動”我也不算匡你。

“盒盒盒盒盒,這麼容易啊~那我還做得來。”

在晟煊待了一整天,中間開了三個會議,
李熏然以特別助理的身份站在譚宗明後方,
觀察公司內成員的能力和有沒有內鬼的可能,
覺得這些報表啊~一堆數字啊~讓他腦袋瓜都快爆炸了,
不過看起來對譚宗明跟一個叫安迪的CEO是小菜一碟。

“呼~終於開完了!”

李熏然往沙發床一坐,顧及著刑警的形象沒躺下去,
不過神情已經放鬆許多,
譚宗明看著他寵溺地微笑,正要開口。

“叩!叩!”

李熏然立刻跳起來!
秘書送進來昨天李熏然吃了精光的幾樣點心
再附上兩杯熱茶,試圖挽回boss對她早上表現的扣分。

譚宗明原本不太高興被打擾,
但看到小奶獅見到甜點時放光的眼神和那搖晃快速的小尾巴,
再不回應秘書,恐怕小尾巴就要搖斷了,
譚宗明讚許地朝秘書點了頭,秘書放在桌上就離開了。

“吃吧吃吧!吃完休息一下,難為你在旁邊聽了這麼久。”

譚宗明沒忍著,手直接在小奶獅的卷髮上安撫地摸呀摸。

“譚總,您這兒有專門的廚師啊?甜點忒好吃了!”

“別吃太多,晚上有個餐會,有更好吃的!”

閱人無數的譚宗明很快的抓住小奶獅的喜好。

“好,最後一塊!譚總,您比較大的競爭對手有哪些個集團啊?”

“汪氏、梁氏、藤田集團吧~不過他們也算不上什麼競爭對手,那是他們單方面想跟我競爭!”

譚宗明這話說的驕傲,不過他也有本錢驕傲,得意的一轉頭,看見小奶獅已經吃飽喝足一臉放鬆昏昏欲睡。

“睡一下吧!到點兒我叫你。”

幾乎是同時,李熏然眼睛閉上,譚宗明拿出毯子幫他蓋上,有淡淡的香味飄過來。

一股奶味兒。

過了一個小時

“寶貝兒~起床啦~再不起床就要遲到啦!”

譚宗明用誘惑人的氣聲在李熏然的耳邊叫他,
還故意用嘴唇擦過李熏然的耳朵,再含住他的耳垂,
這感覺不要太好,
如果每天都可以這樣叫小奶獅起床,
一整天都充滿希望。

李熏然驚醒趕緊坐起來,眼睛還有點對不到焦。
他做為一個刑警哪哪兒都好,就是貪睡,睡眠品質又好,
雖然有案子的時候可以撐兩三天不睡,
但每次睡了就是雷打不動,
警隊同事們對他這項「特長」有的是羨慕,
有的是擔心會壞事兒。

意識到剛才譚宗明對他做的事,似乎太曖昧了一點,
想裝做沒事,但耳根子卻紅得騙不了人。
“譚總,不好意思,要出發了嗎?”

“嗯~司機在樓下等了,換身衣服吧!”
“嗯?”
“等會兒是正式場合,我給你準備了西裝。”還是情侶裝。

“換好了,我看起來怎麼樣?”
第一次穿這麼高檔質料的西裝,簡直像是量身訂做的,
把細腰、長腿完全顯露無遺。
“真像漢奸。”
“您說什麼?”
“髮型不錯。”
譚宗明被這麼好看的小奶獅撩的語無倫次,
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譚總,我們以前見過嗎?”
李熏然覺得譚宗明總是給他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應該沒有!這麼巧,我對你也是一見如(ㄓㄨㄥ)故(ㄑㄧㄥˊ)。沒別人在的時候,你就別喊我譚總了吧!”
譚宗明暗自竊喜在酒吧那匆匆一面還是有在李熏然的腦海中留下印象,眼熟點就比較容易親切吧。

“那我叫您譚大哥。”

到了市裡最豪華最頂級的飯店,裡面的餐會是自助式的,已經開始,都是些商業界有名的人物,辦固定餐會是用來互相交流資訊或商談一些合作買賣。

譚宗明一進門就有好些個老闆朝他走來,他也風度翩翩地跟來人打招呼,並介紹他的特別助理,李熏然怕開口就露餡,所以始終都是保持微笑,跟在譚宗明身後。

認識譚宗明的人都沒看過他這樣介紹過誰,想必是重要的人物,看這年輕小伙子皮相好身材嬌,兩人又穿了同款的巴黎限量套裝,心裡也就猜了個七七八八。

“去拿些東西吃吧!”
李熏然一直在觀察餐會的人,和他們拿的食物,聽到這句話,就開心地去了,但還是有提醒自己有任務在身:保護譚總、找到歹徒。

繞了一圈,李熏然把所有餐點都嚐了遍之後,針對喜歡的口味進行第二輪掃蕩,吃得兩頰鼓鼓的,像隻儲糧的倉鼠。

“這位小哥長得好眼生啊!”

李熏然食物都還在嘴巴裡,只能張大眼睛看著說話的人。

“我觀察你很久了,你幾乎吃了三、四人份的餐點,來這裡的人大部分都是來談生意,但你好像是專程來吃的。”

“我老闆在談生意,我就來試試這裡廚師的手藝。”

李熏然好不容易嚥下嘴裡的食物,說得臉不紅氣不喘,
吃吃又怎麼了,難不成還怕人吃。

“我沒有惡意,我是很欣賞你吃東西時那…虔誠的感覺,被你吃得東西都更好吃了。我是DU集團總裁陳亦度。”

這個叫陳亦度的人伸出手。

“晟煊集團助理李熏然。”

李熏然握上陳亦度的手。

“賞臉跟我喝杯香檳吧!”

陳亦度從路過的服務生餐盤上取了兩杯香檳。

“我……”

“熏然,吃飽沒有啊?你看看都吃到臉上去了。”

李熏然還來不及拒絕,譚宗明就到身邊來了,
搭著李熏然的肩,把他臉上的甜點屑捏起來,
放入自己的嘴裡,然後再歪頭看著陳亦度。

幼稚!

陳亦度雙手抬起,知道譚宗明護犢子來的,知趣地轉身離開!

譚宗明在跟幾個老闆談話,眼睛就沒離開過小奶獅,他很自豪身邊有這麼個吸人眼球的小傢伙,但真的有搭訕的人出現,還是不太能忍受,譚宗明也驚訝自己的佔有慾。

“根據我的觀察,今天沒有對您有惡意的人來參加,不過有些人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可能是我還沒適應被眾人注視吧!”

李熏然的小臉紅了紅,然後告訴譚宗明他的想法。

“既然如此,我們就回去吧!你也累一天了!”

回到家,李熏然才真正知道譚宗明家有多大,
花園、水池不說,裡面一間客房的廁所都比他警隊宿舍房間大。

管家已經把每個房間都整理得乾乾淨淨,等李熏然挑選,
但李熏然對這也不是太在意,怎麼挑都不會差,
隨便選了間就把行李放進去了。

“房間這麼大,會不會睡不著……”

結果李熏然還是想多了,他一沾被就呼呼大睡。

反倒是譚宗明這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
活色生香的小奶獅就在這房子裡,
得想辦法縮短距離、加速進度條……

tbc

下週出差,可能要下下週才能更了!嚶!

好替老譚捉急啊~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