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雨过天晴

东凯双担,再站楼诚五百年!

【all然】眾星拱月5

預警:文筆渣,無邏輯,ooc,私設如山
就是個只想談戀愛,大家來搶李熏然的故事

---------------------------------------------

“啊~~~~~~~”

一聲慘叫劃破天際,李熏然捂著耳朵張開眼睛,看見一隻驚慌的趙平平。

“怎麼啦?平平!”

“我…我竟然有穿衣服!李然然!你你你……竟然沒有對我做些什麼!”趙平平覺得這是對自己魅力的嚴重侮辱!

“啊~不是!我連昨晚怎麼離開酒吧的我都想不起來,哪還能對你做什麼啊!”李熏然哭笑不得,只能抓抓他亂亂的卷卷頭。

逗比兄弟像想到什麼似的,像極動物頻道的狐獴家族,同時轉頭把目光鎖定在房間裡那位大活人,一臉求知求答案的星星眼。

一次被兩隻小動物盯上,季白也是深呼吸了一把,才冷靜下來點點頭。

“是我帶你們回來的。”

".........."李熏然不知道自己昨天有沒有做什麼不該做的,或者說什麼不該說的,所以一臉心虛不敢多嘴。

“那什麼……隊長是吧……你竟然沒有對我...我們倆做什麼……”趙平平還是有點不平,雖然有點底氣不足,這人一臉禁慾,高冷得要命,該不會是不行吧…?!

季白皺了皺眉,怎麼還在糾結這個問題!就算有,也不想告訴你好伐!
“首先,你們兩喝醉了,我才勉為其難把你們帶回來。第二,宿舍禁止帶外人過夜,你們最好低調點,而且下不為例。第三,再鬧騰,我立刻把你們倆丟出去!”說完,把手裡的愛夸水用!力!放在桌上。

兩隻狐獴被這氣勢嚇得一震,立馬變成小松鼠夾著尾巴去刷牙洗臉。

“啊~~~~~~~~”

“平平!又怎麼啦?”李熏然牙膏泡沫還在嘴裡,差點沒吞下去,吐了泡沫趕緊關心髮小又作什麼妖。

“都這麼晚了!我下午有門診,我得趕快打車去上班啦!不然會被扣全勤獎金的!李然然~記得要常找我,不然我就跟你媽告狀說你不愛我了,知道嗎?”
飛快說完這番話,趙平平在李熏然右邊臉頰香了一個,還故意發出啵的好大一聲才一溜煙甩門跑了!
留下了懵逼的李熏然跟覺得頭有點疼的季白。

李熏然回到浴室繼續洗漱,其實他醒來時就發現自己在季白的床上,衣服也不是昨晚穿的那套,覺得有點方,趙平平離開後,安靜下來才能思考,推測出來的結果讓人難為情,李熏然洗把臉看著鏡子裡英勇的自己點點頭說:還是面對吧!

“三哥~那個~昨天不好意思啊~麻煩你了!我沒有做什麼造成你困擾吧?”李熏然試探性又小心翼翼的問。

季白看向李熏然,挑了挑眉。

"這是不認帳了?昨天你抱著我又親又啃還嚷著要跟我睡,你都忘啦?"

“蛤...?我...我......”李熏然臉紅得像煮熟的蝦子,頭低到不能再低,自己酒品竟然這麼糟糕,真想哭。

“你要怎麼補償我啊?嗯?”

“三哥,對不起啊!我保證以後不會喝這麼醉了!我保證!”李熏然這個耿直boy抱持著「勇於認錯、有過必改」的念頭,只差沒舉起手掌發誓了。

季白看著李熏然變成垂耳兔,心又軟得像灘水,兩手摟上李熏然的腰,讓他靠近自己,上下摸著,怎麼就這麼愛不釋手呢!
“這保證你敢說我可不敢聽,不如……你保證,以後喝醉都讓我來接?”

“啊?好…好吧!我以後要是喝醉就打給三哥來接。”李熏然覺得有點癢,卻不敢亂動,腦子裡只想著這回這麼糗,短期內哪還敢喝酒啊?
“真乖!”季白獎勵性的在李熏然的左邊臉頰親了一下,也留下啵的好大一聲。

一股較勁的意味。

悠閒的日子沒過多久,案子又紛至沓來。

局長給隊裡分配任務,季白負責調查葉氏集團的綁架案,李熏然負責調查晟煊集團的恐嚇案,趙寒負責留守警隊並提供後援及處理突發狀況。

這是李熏然調來第一次獨當一面,季白雖然不想放小獅子離開自己視線範圍,但局長這樣的安排,應該也是多方考量後的決定,李熏然的能力,季白是很認同的,不過還是有點怪怪的,是什麼呢…?

季白緊蹙著眉,站在警局門口叼著菸,眺望著前方的遠山,腦內播放著酒吧那晚的經過,不知道是因為思考還是因為菸霧,季白的眼睛愈來愈瞇,瞇到快呈一直線,這根菸快燒到嘴了,季白才丟到地上用力踩了踩,進了警局的門。

“譚總!您好!我是刑警隊副隊長李熏然,負責這次的案子。”李熏然伸出右手,露出精明能幹的眼神。

“譚宗明。你好。”譚宗明抿嘴一笑握上李熏然微涼的手掌,像個鄰家大哥哥般溫柔,心裡想著:沒想到小奶獅工作狀態也這麼好看,真是撿到寶了!
後面的晟煊員工立刻抖著低下頭,boss這樣笑的時候,通常有什麼大事要發生,還是不看為妙。

“我先瞭解一下事情發生的經過,方便請您說明嗎?”李熏然沒想到這個大名鼎鼎的晟煊集團的總裁個性這麼隨和,不過還是感覺得到氣場強大,很有自信,也看不出絲毫焦慮不安。
“我還有個會要開,讓我的秘書跟你談吧!”譚宗明對秘書使了個眼色,秘書把李熏然帶到高級會客室,把收到恐嚇信的過程一五一十地說明,中間還送上了水果跟茶點,舒服到李熏然都想在這會客室住下了。

“不過……為什麼在受到恐嚇的兩週後才報警呢?”

“起先我是想置之不理的,不過最近是我收購「當代明誠」最重要的階段,不能有萬一,加上本市刑警隊聲名大噪,我考慮再三,這種事還是該求助於專業,才決定報的警!”
譚宗明打開會客室的門,走進來回答李熏然的問題,這話說得在理,又捧了李熏然是專業人士,這人真會刷好感度,難怪在商場上談判什麼的總是無往不利。

其實譚宗明剛剛用最快的速度聽完收購案的匯報,就火急火燎地往外走,就怕讓小奶獅給跑了!
安迪覺得有趣,沒放過這個機會,倚在門口對著譚宗明笑得詭異!
“老譚~以前你可是最懶得理這什麼恐嚇信的。”
“看破不說破!我這是投資!「當代明誠」的收購要妳多費心了!”譚宗明又露出那好看極了的一字笑。
“又要給我漲工資?”
“漲!必須漲!交給妳了啊~”

“譚總,您這樣的觀念很正確,我們局長的意思是派我來保護您的人身安全,並深入調查,還請您配合。”
“肯定配合!李副隊打算怎麼做呢?”
“呃…可能要委屈您,我會扮成員工跟在您身邊保護您,另外幾個組員會加入公司警衛跟保全在大廳及周圍蹲點排查可疑人士,我們會調查恐嚇信的來源,不過首要的還是要在對方有實質動作前一步發現,避免發生遺憾。”
“好,剛好我這還有一個助理的空缺,不過,李副隊不會只保護我到下班就回家了吧?”
譚宗明看起來有點委屈,非常違和,李熏然覺得想笑。

“嗯……我可以保護您回家再離開。”

“這樣太辛苦李警官了,講出去會被說虧待人民警察的,我家有不少客房,雖然不是太豪華,但誠摯邀請李警官委屈這一個月,不然要是歹徒找到家裡來……”
譚宗明用盡一生的演技,擠出擔心害怕的表情。

“嗯…您不介意的話,就從明天開始吧!我今晚送您回家之後,會在附近巡巡,再回警隊收拾些東西!”李熏然只想把事情完善做好,也怕因自己的疏忽讓被害人受到攻擊,局長看起來很重視這個案子,既然人家這麼客氣,自己也不必矯情。
“好!”譚宗明很想跟小奶獅說不用收拾,他家什麼都有,連李熏然尺寸的各種場合的服裝都準備好了,但怕嚇到小奶獅,只好作罷,譚宗明一向很沉得住氣,好的獵人總能等,等到最好的出手時機!

tbc

小奶獅要一步一步走向大鱷魚的嘴巴裡了嗎?

评论(1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