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雨过天晴

东凯双担,再站楼诚五百年!

【all然】眾星拱月4

預警:OOC、文筆渣、清水無肉、三觀不正

單純一個只想談戀愛、大家來搶李熏然的故事。

由於進度太讓人捉急,我忍不住又更了~XD

----------------------------------------------------

一週後順利地破獲人口拐賣的大案子,震驚全國,

整個局裡上下受到中央表揚,局長大手一揮每個人多兩天榮譽假期。

小羅、小方找了大家一起去新開的酒吧玩玩,

除了值班的人沒參加,其他幾乎都趕上一起去放鬆了。

昏暗閃爍的燈光,動感的音樂,調酒師優美華麗的動作,

主持人在舞池前方台上說著遊戲規則,

這家新開的酒吧經營管理得相當有手段。

季白選了一個可以綜觀全場的角落,坐在高腳椅上品嚐招牌調酒,

他還是太理智,他先是刑警隊長,才是季白,

隨時隨地都無法完全放鬆,也不敢喝高,

只放縱自己的眼神赤果果盯著那即使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

還是看不膩的好隊友、好室友。

繼那天接吻的意外後,李熏然每次洗完澡都穿好睡衣睡褲才出浴室,

季白也沒有再對他做出逾矩的行為,

為此,李熏然有那麼一點點小小的失望,真的只有一點點,

有幾次都夢見季白又吻他了,而有時候早上起床,

嘴唇也像是配合夢境般的紅腫,

可是卻又無法在季白的表情裡看出什麼端倪。

李熏然今天穿了件白色素T,搭配九分牛仔褲,

窄窄的腰線顯出主人的好身材,褲腳的地方折了幾折,

露出乾淨白皙的腳踝,讓人很想握著吻它幾下。

“李然然!”

“趙平平!”

兩個八分像的小伙子坐到吧檯邊,拳頭對拳頭撞了一下。

“你可以啊!到了我的地盤,三個月才來拜碼頭!”

這個叫趙平平的男人摟著李熏然跟他打鬧著。

“我這不是因為剛來就有案子要跟,還有……一些評估考試什麼的,現在是破大案加上考試合格,能留在這了,才敢約趙大醫生來慶祝一下!我先乾為敬啊!”

李熏然露出難得狡黠的笑容跟趙平平碰了碰酒杯,然後一飲而盡。

隔了三、四個位子的季白沒錯過這個表情,心裡被一隻小貓爪撓啊撓,

這小傢伙還有幾個樣子是自己沒看過的呢?

季白晃了晃手上的酒杯,知道為什麼古人說“酒不醉人人自醉”了。

“將近十年不見,會說話了啊李然然!還記得以前你跟大瑤瑤說話都會結巴呢!盒盒盒盒盒”

趙平平乾杯之後笑倒在吧檯上,尷尬的李熏然趕快捂住他的嘴,

沒發現季白已經挑了眉毛,抓住了重點“瑤瑤?”。

“趙平平~瑤瑤都結婚了,不要亂說了啦!”

“好好好~不說~我們去跳舞,舞池雙雄要重出江湖囉~”

趙平平扯著李熏然衝向舞池中央。

季白搖搖頭,看來李熏然這個髮小,也不是個讓人省心的主。

音樂把氣氛炒熱到最高點,台上遊戲的人情緒也嗨到頂點,趙平平拉著李熏然的手跳著叫著。

“李然然~這麼多年了,你的初吻是送出去了沒啊?”

“啊?……”李熏然想著那天被季白抵在牆上的吻……不知道怎麼跟髮小說。

“這樣是送出去了的意思?我來驗收一下!”

李熏然還沒理解這句話就被按著後頸,被人吻了上來。

“平……唔……”張嘴推拒著想制止這愛胡鬧的髮小,

反而被對方的舌頭趁虛而入,按在後頸的手心更使勁了!

整個口腔被細緻地舔了幾圈,李熏然一個腿軟,趙平平才放過他。

李熏然重心不穩往後倒,倒在一個人身上,

趙平平伸手太慢撈了個空,那人身手俐落扶住了李熏然,

兩隻小獅子看出對方身上的行頭隨便一項單品都比他們倆全身加起來還貴,

就極真誠地跟對方道歉,只差沒有搖尾巴了,

還好對方大人有大量,確認李熏然沒事之後就離開了!

“看你!愛胡鬧!”

“都我都我!不過你這接吻技巧不行啊!要不要定期跟哥練一練?盒盒盒盒盒”

“別再來啦~不然我叫啦~”

“盒盒盒盒盒~好好好~別叫啊~那我們今天不醉不歸!”

“不醉不歸!”

季白看完整個過程,不禁扶額,這兩個逗比果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酒吧的VIP室可以把整個酒吧內部一覽無遺,而酒吧的主人正瞇著眼像是在找什麼。

這個男人除了身高超過一米八,氣場也不是普通的強大,

完美的五官像是文藝復興時期的雕刻作品,

但他正回味著在舞池中間撈到的小奶獅。

譚宗明今天開了副業,去巡視巡視,被人撞著,蹙起了眉,

正想看看誰這麼大膽,卻看見一個眼眶泛著淚光,還有一點血絲,

嘴角的津液還沒擦拭的小奶獅,好久沒見到這樣的潛力股了,

開這酒吧還真是開對了!

沒多久,譚宗明眼睛一亮,看到他的小奶獅在吧檯跟人划拳,撥了通電話,

“老嚴,就交給你了!”

季白看著喝高的逗比兄弟還要繼續玩,嘆口氣,按了按太陽穴,

走到李熏然旁邊,拉拉他的手臂。

“差不多了,我帶你回宿舍!”

“啊…平平呢…我要送平平回家,不然…媽會罵我的!我是哥哥…要照顧平平……”

“…………”

季白認命的一手撈一隻,打了車回宿舍,

把趙平平丟李熏然床上,再幫李熏然脫了衣服,

簡單擦個身換上衣服放自己床上蓋好被,才去洗澡。

再次躺上床,小心地把李熏然摟靠近自己,

不安分的手伸進衣服內撫著李熏然的背,

沒有布料隔著的觸感就是好,李熏然又往他脖頸蹭了蹭。

太渴望抱著這個人入睡,但當他就在自己懷裡,反而不捨得睡去了!

想到今天這雙唇被別人吻了,季白有點不高興,

低頭吻著李熏然,想洗去別人的痕跡,如果能都印上自己的記號就好了,

季白輕輕吻著李熏然的脖子、肩膀、鎖骨、胸口,然後滿足地做了個好夢。

tbc

逗比兄弟小劇場

趙平平:叫聲哥就帶你出去見識見識!!

李然然:從小都是我保護你的!!我才是哥哥!!

趙平平:你那是傻勁跟蠻力,哪次闖禍不是靠我機智解決,我是哥哥!!

李然然:媽~阿姨~~妳們說!!!!!

李媽&趙媽:你倆傻小子同一天同個時辰生的,一人當一天哥哥啊~乖~旁邊玩兒去!!

李然然:我先當

趙平平:我先當

李然然:我先我先

趙平平:我先我先我先

李媽&趙媽:............都不准當,給我滾出去!!

李然然&趙平平:嚶~~~~~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