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雨过天晴

东凯双担,再站楼诚五百年!

【all然】眾星拱月3

預警:OOC.無邏輯.文筆渣.三觀不正.清水無肉

單純是個只想談戀愛,大家都愛李熏然的故事!!

雖然目前只有三哥上線...內容改了又改~進度好慢我也好捉急!!

----------------------------------------------------

同居加晨操生活持續了一個多月

季白對李熏然這種拼盡全力做到最好的干勁很是欣賞,

即使在犯罪現場的判斷、反應跟不上自己,是說能跟上的人也沒幾個

不過李熏然在其他部分的表現都相當出色,

在搏擊的時候對打手感一流,是個不錯的對手;

在射擊的時候專注的眼神一流,可惜不能手把手教;

除此之外,季白發現李熏然的嘴唇很好看,

上唇像片薄薄的楓葉,富含飽滿的水光,沒什麼表情的時候都像在對你微笑,繼李熏然的腰間肉之後,季白有了第二個想嚐嚐味道的部位。

一個陽光燦爛的早晨,

跑完一萬公尺的李熏然拿了水瓶仰頭就灌,

“季隊長,要嗎?”拿著水瓶的手遞出去。

“叫我季白吧!叫隊長多生疏!”季白接過水瓶,直接對著瓶口喝了幾口。

“那……季白哥?……白鴿……盒盒盒盒盒”

李熏然戳中自己的笑點,笑得花枝亂顫。

“不然叫三哥吧~我在家排行老三。”

季白翻了個白眼,心裡把這幼稚的小孩打了幾下屁股之後說到。

“三哥~”李熏然試叫一聲,感覺還滿順口的。

“……” 季白僵住……怪了!這聲三哥怎麼格外好聽!

“三哥?很怪嗎?”李熏然奇怪怎麼對方沒反應。

“不會!該回去沖個澡開會了!”季白掩飾自己的異狀,

做了一件想了很久的事---揉一把李熏然的鳥窩頭

然後快步往回宿舍的路上走。

“哦!啊~三哥~等等我~”李熏然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改變了,

卻又說不上來,只能趕快跟上季白,先解決眼前的案子才是重點。

季白沖完澡先到了辦公室看著開會資料,

“喲~頭兒~您那小尾巴怎麼沒拴著?”

季白不用抬頭就知道敢這樣消遣他的只有從小一起長大的趙寒。

“說什麼呢!”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自從小尾巴來了,你整個人都不一樣了!每天形影不離,那句話怎麼說來著?充滿著春天腐臭的氣息。我還聽見他喊你三哥唷!你多久沒讓人這麼喊你了!”

趙寒用誇張的語氣跟動作試圖攻破季白的心防,同時不漏掉季白每一個心虛或說謊的表情。

“下個季度的獎金不想要啦?用這麼多心思在探索我的私人生活,不如多看幾個案例。”季白像雷射槍的眼神注目著趙寒,趙寒覺得有點冷。

“別別別!我就是關心關心你~!這個~不然……你再給我透個底兒,咱警隊的警花啊~你要把神聖的一票投給誰?”

聽到扣獎金趙寒立馬慫,要從季白這問出點什麼真特麼難。

“下兩個季度的獎金!”季白伸出兩根手指,目不斜視的繼續準備資料。

“手下留情!頭兒~我先去研究等會兒開會的資料啊!”

趙寒幫季白把兩根手指彎回去,然後一溜煙地跑了,

沒想到季白竟然一點交情都不顧,這樣兄弟們的賭注可要延後公布解答了。

小尾巴?!
警花?!

季白溫柔地笑著,真是符合某人的形象,不過他不想那人成為警花、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最好關在宿舍裡只有自己能看、能逗。

開會時的季白立刻切換回那精明幹練、眼光犀利的季隊長,

先讓許栩給大家說了歹徒的畫像,再給每個人佈置任務、

叮嚀出警前的注意事項---

“我的人,怎麼出去,怎麼回來!”

這次任務是讓姚檬假扮被人口販子抓去的女人,確認販賣據點與主導者,

其他兩組在周圍保護監看,季白跟李熏然在旁邊市集扮做觀光客。

季白的手自然地繞到李熏然另一邊的肩膀,把他摟靠近自己,

李熏然的注意力都在姚檬進去的那棟建築物上,沒注意到他倆姿勢的曖昧,

季白有點不滿地喂了塊甜不辣到李熏然嘴邊刷存在感,李熏然配合地張嘴,

一邊咬一邊嘟囔著“有需要這麼……唔……”

“你放輕鬆點,不然被發現了可不好。”季白又塞了一塊米腸到他嘴裡。

“還是你希望我做點別的?”季白轉過頭貼著李熏然的耳朵跟他說話,看起來就像是情人間的悄悄話。

“沒有沒有沒有!!”李熏然漲紅了臉,連可愛的小耳朵都好像冒著蒸氣。

“好了!姚檬完成任務了!你這處變不驚、面不改色的能力還不太行啊!要再多練練!就你這樣,分分鐘暴露!!”

季白摟著李熏然的手放開往下滑,牽上李熏然,嘴角上揚的拉他走回車子的方向。

李熏然被拉著走一邊看向季白,這傢伙戴著墨鏡看不出眼神,

不過這微笑的角度也太不含蓄了吧…

任務完成了還要演!真是!

不過剛剛那麼靠近,真的感覺季白要親上自己了,

想到季白的氣息李熏然又再度呈蒸熟狀態,季白瞄一眼李熏然,

對於他這樣的反應很是滿意!

忙活了一整天,流了一身臭汗,洗個冷水澡通體舒暢,

李熏然只穿件襯衣、內褲就擦著頭髮走出來,

仰起頭的時候,露出脖頸美麗的線條,再往下是鎖骨……

季白躺在床上想案子,一轉頭就是這麼誘人的畫面,

讓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李副隊你這是在考驗我嗎?”

“啊?考驗什麼?”

又是一臉呆萌,老子都要噴鼻血了,把你的星星眼收起來!

“考驗我的定力啊!”

季白乾脆起身,走到李熏然面前抓住他雙手壓在牆邊,

看著李熏然睜大的雙眼,

一、二、三!沒有被推開!Go!

以行動效率著稱的季白直接吻上了那雙他想嚐了很久的唇,

吸吮了幾下,再舔一舔,再咬一咬,果然比想像中的滋味要好啊!

好吃好吃!

季白主動分開,睜眼看見李熏然的眼睛已經閉起來了,可口的嘴唇被季白咬得更紅了,

長長的睫毛輕輕地顫抖著,像搔著心頭某處的癢癢,

季白再次溫柔地往前輕啄了一下,

拿起李熏然的毛巾蓋住他的頭,擦了兩下,

“頭髮要吹乾,不然會感冒的!”

然後就躺回床上了!

“哦!”李熏然的臉像煮熟的螃蟹,又熱又紅,懊惱得想胖揍自己一頓!!

怎麼就情不自禁地閉起眼睛了呢?!

怎麼就沒矜持地拒絕一下呢?!

怎麼就期待接下來的進展了呢?!

不過初次接吻這感覺真是...好...

季白這樣是什麼意思?

季白喜歡自己嗎?

季白這麼厲害的人會喜歡自己什麼呢?

吹完頭髮,腦筋也打結了,李熏然倒頭就睡,這種想不透的事,還是不想了!

很快就聽到均勻呼吸聲的季白,讚嘆李熏然的心大

半夜又忍不住偷偷探到李熏然的床邊,

把人親到快醒了才罷休。

很久之後李熏然才知道他那陣子為什麼常常夢到溺水喘不過氣了...

tbc

下章情敵上線~情敵再不上線這篇就快變成季然非all然了(昏倒)

期待老譚、老凌、平平都快lai啊lai啊!!

评论(2)

热度(35)